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大学自习室之怪象座位想买就能卖自习室

2018-11-01 10:59:01

大学自习室之怪象:座位想买就能卖 - 自习室

“咱们学校公共自习室的座位有没有人转让,我现在回学校能不能买到一个?”

小南垂头丧气地放下,这已经是她为自习室座位问题打的第七个了。“怎么在学校图书馆自习室里占个固定座位这么难?”因为这个问题一直悬而未决,她暑假在家的日子,一直过得不踏实。

就读于河南信阳师范学院的小南,9月开学就要上大四了,正全力以赴备战考研。从决定考研开始,在那里学习就成了她头疼的事。学校图书馆的公共自习室是学习的好地方,可是在班里分配公共自习室座位的抓阄环节中,她运气欠佳,没有抓到座位。

一般来说,准备考研的学生都会在大学里的一个暑假留校复习,但是,这个群体日益庞大,考研一族都希望拥有固定的自习室和座位,可学校往往满足不了学生的需求。中国青年报近来采访发现,由于学生的需求与学校供应之间的不平衡,导致大学校园里频频上演不同版本的“自习室的故事”:有的学校学生疯狂抢座挤破门,有的学校让学生抓阄分座撞大运,有的学校还出现了座位买卖和收费自习室。

疯狂抢座,抓阄撞运,校内卖座

在河南安阳一所大学,每年1月的研究生考试一结束,大三的学生就会蜂拥到自习室占座,为来年的考研做准备。能不能在自习室抢到一个固定座位,免得来回奔波之苦,就成了在校考研学生的首要任务。

“既然是抢座位,就是有人能抢到,有人抢不到。”该校考研生小冉说,“今天没抢到座位的,第二天就会更加努力去抢。这样抢来抢去,就越抢越眼红,越抢越疯狂。”

今年6月24日发生在学校图书馆的抢座“大战”,让小冉至今记忆犹新,心有余悸。

她说,22日,学校图书馆一楼的考研自习室因为学校临时有事需要清空一天,通知学生24日上午9点开门。

24日早上6点多,一楼大厅就有学生在门口排队等候开门。7点多的时候聚集的学生已经有100多人。8点以后,人越来越多。因为一楼自习室的窗户没有防盗,于是就有心急的学生打开窗户跳了进去占座位。

“这一下,整个队伍都乱套了,大家拼命地往前挤,互相埋怨、争吵、推挤,乱成一团。闻讯赶来的管理员要上前制止,可是人群都疯了,仍然挤个不停。”小冉说,“终于,自习室的玻璃门承受不住学生们的挤压被挤坏了,倒向一边。几百名学生也不管这个,潮水一般涌进东大厅,疯狂地摆书、占座。”

“我早饭都没吃带着包子去抢座位,结果包子被挤得稀巴烂,书包也挤坏了。”小冉说,“不过还好,抢到了一个座位。去年我们学校有个学生为了占座,凌晨4点跑到学校自习室跳窗户,结果被校保卫处当小偷给抓了。”

据中国青年报了解,在不少高校,抢座占座是考研学生都必须面对的问题。而为了解决学生无序抢座的问题,有的学校想出了新办法——抓阄分配。

比如,信阳师范学院几年前就开始把考研自习室的座位进行分配,以解决学生的无序占座问题。

该校图书馆一位负责人告诉,自从新图书馆建成使用后,学校老图书馆的几个书库大厅空了下来,就被作为公共自习室使用。“学校座位数整体上还是充足的。但是师范院校的学生很多都选择了考研,而且他们都想要找一个固定的座位来复习,可学校又不可能把更多平时用于上课的教室改为专门自习室。出于公平起见,从前几年开始,图书馆就把座位分给每个院系,由各院系决定这些座位的归属。”

该校考研生小南说,在他们系,分配图书馆自习室座位采取的是抓阄的办法。“座位的使用时间是半年,抓到的同学固定使用,其他人不能抢。我们专业94个人参加抓阄,但是只有14个名额,六七个人中只有一个能够分到座位,比例太低了。”据说,该校其他系基本上也是采取抓阄的办法来分配座位。

抓阄的方法,基本解决了无序抢座的问题。但是没有抓到座位的同学,又该怎么办呢?

“本人现有图书馆自习室座位一个,欲低价出售,光线风水皆佳,安静适宜考研,凡购买此座位者送奶茶一杯,价格面仪,非诚勿扰,联系……”

小南急匆匆提前返校,在校园里寻寻觅觅,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这张小广告,欣喜若狂。立即联系上了座位的卖主小张。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小南用200元钱租到了这个座位半年的使用权。

“价格还可以接受。”小南说,现在感觉自己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可以安安心心复习了。

收费自习室应运而生成为大学生创业项目

能够在抓阄时抓到座位的幸运儿人数有限,能够像小南一样从别人手中买到座位的人也是凤毛麟角,那么其他需要座位的考研学生怎么办呢?

把自己抓到的座位出售的小张,给提供了答案。

小张抽到的座位,离宿舍比较远,用了一段时间后,他觉得不太方便,就琢磨着怎么把自己的座位卖出去,再买一个好座位。“运气还不错,刚贴了张小广告,就有人打了。”小张卖了座位以后就添了些钱在学校综合服务楼的“985自习室”买了一个座位。

在信阳师院综合服务楼三楼,中国青年报看到了这个“985自习室”。三间大教室,每间都改装成一个个带隔间的小座位,一间教室有近200个这样的座位。小张说:“这里有空调,有热水,还离宿舍很近,一个月收费65元,我很满意。”

信阳师院宣传部一位老师告诉,学校综合服务楼主要为师生提供一些收费服务项目,经营的有超市、复印店、书店、舞蹈班等。“三楼的几间教室闲置着,就承包给了私人办考研自习室。自习室里有空调、热水等额外服务,适当收些费用也是合理的,毕竟每个人都有追求更好、更舒适的学习环境的权利。”

除了校内的收费自习室,还有校外的收费自习室。在学校周围走访发现,这些校外自习室多设置在家属楼里,有些还办在地下室,收费金额一般是一天一元到两元不等。冬夏开空调时,每月还要交10元至20元的空调费。

将自家闲置的房屋改装成自习室的杨先生给中国青年报算了一笔账:“我这屋子要是租出去的话,一个月也就1000元左右,但是办成自习室就不同了。改装成自习室以后,三室一厅的房屋能够容纳60个学生,一个学生一个月收费50元,除去水电费,一个月盈利2000元不成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信阳师院周围收费自习室的火爆,让远在安阳师院的学生赵茂峰窥到了商机。在了解了信阳收费自习室的运作情况以后,赵茂峰根据所在学校自习室座位紧张的情况,开始了自己的“芷兰之室”创业计划,打造一个集考研场所和考研资讯等服务为一体的专业考研自习室。并且,该创业项目在第八届“挑战杯”河南省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中还荣获特等奖。

目前,赵茂峰的“芷兰之室”已经租用了两套公寓,提供的座位数量有200多个。暑期一个座位月收费90元,平时月收费75元。除了考研自习室之外,赵茂峰又为毕业后留校考研的“校漂族”解决住宿问题,创办了“芷兰公寓”。目前芷兰公寓的12个床位已经住满,每个床位每月收费100元。

赵茂峰告诉中国青年报,经过核算,按照如今经营状况,到今年10月即可收回资金12万余元,偿还10万元创业基金后尚能结余2万余元,足够“芷兰之室”正常运行。“如果一切正常,年盈利约6万元左右。”

学校是否应提供足够的考研自习室?

考研自习室为什么会出现疯狂抢座、抓阄撞运、买卖座位等种种怪事呢?采访中,不少同学都认为,根本原因是学生的需求和学校的供应存在不平衡。

一名考研生说:“如果学校敞开提供公共自习室,完全满足学生的考研自习需求,大家都不用抢、不用抓阄、不用花钱就可以有座位,怎么还会存在这种情况?”

这个同学的想法,在郑州大学得到了印证。

在郑州大学,看到,虽然是暑假,而且还是夜里11点多,但该校的南三楼和北三楼教室里仍有考研学生在苦读。走进一间教室,看到不少座位上都贴着“2012考研占座”的纸条。一名学生告诉,这两栋楼都是彻夜不熄灯不锁门的,里边考研的学生居多。而且这两栋楼安排的课也不多,一周基本上就两三节课,基本上就是专门的考研自习室。

发现这两栋楼都是五层,每层有八九间教室,每个教室有近100个座位,能够为学生提供近8000个座位。一名同学说,平时除了南三楼和北三楼之外,该校南四楼和北四楼的课也不多,考研学生也常去那里上自习。由于座位比较宽裕,占座的情况有,但是抢座位的情况基本上不存在。

考研,是学生的选择,也是学校支持倡导的事情。那么,学校是否有提供足够的考研自习室呢?对此,学生和学校,有着不同的观点。

一名同学说:“现在是暑假,学校没有课,我们暂时可以有一个相对固定的座位学习。但是开学以后很多教室都有课,我们又得背着书来回奔波。学校鼓励学生考研,为什么就不能对有考研需求的学生进行一下统计,然后想办法给我们提供充足的自习座位呢?为什么有的学校闲置的教室能够出租办成收费自习室,却不能免费提供给学生们呢?”

一名学法律的学生认为,自习室座位属于公共资源,每一个在校生都有临时使用权。同时,充足的自习室资源本应该是学校提供的配套服务。他还认为,一些藏身在家属楼里的收费自习室因为是新生事物,并没有部门监管,室内也多没有消防设施,安全堪忧。“这万一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采访中,一所大学的一位老师表示,学校座位资源整体上是充足的。除了图书馆的公共自习室,每个学院也有专门指定的教室,但是与每年四五千人的考研大军相比,自习室的座位仍然供不应求。并且,除了在校生之外,毕业以后留校考研的人数也有很多,学校的教室首先要满足日常教学的需要,有盈余的才可能提供给考研的学生。每个学校基本上都会给考研学生提供自习室,但是能否完全满足学生的需求,关键要看学校领导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以及学校的经济实力。“毕竟,学校提供这样的考研自习室也是需要支出的。”

回收内存
悬臂货架
编织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