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警惕发达国家转嫁危机

2018-11-06 18:23:30
警惕发达国家转嫁危机 人类自上世纪70年代后期步入“和平发展”时代起,经历了两次较大的变局。

次是90年代初,冷战结束,国际社会重组,形成以市场一体化为基础的全球新格局。

今天,世界面临第二次变局。

这次变局大致始于2008年西方反恐不力与金融危机,直至近日本大地震与反恐局势演化,引发发达国家的总危机,并与新兴国家的崛起构成“此消彼长”的互动,从而构成国际社会战后罕见的变局。

发达国家的总危机变局 总危机的直观性表象是发达国家生活质量的下跌。

10年前,这些国家基本都宣称进入了“追求更高生活质量”的成长阶段。

但近期的天灾人祸,包括可量化与不可量化的部分,正在使内部一直安稳、安逸的发达国家社会生活质量下跌,这是几十年来没有过的。

比如现在日本人在家需要两张图∶“地震预测分布图”与“核辐射超标图”,吃菜喝水都颇费思量。

想出门到美欧躲躲,又需要一张“世界恐怖袭击警示图”。

偌大的发达世界,竟容不下人们“衣食住行,平安保命”的原始愿望。

至于劳动安全、职业安全、生活稳定等就更难保障。

这与一般周期性危机起伏造成的失业等明显不同。

此次危机影响人多且不分族群。

据学者统计,仅以核电站周边50公里为避难区,就将涉及1200万人,相当于日本人口1/10,这完全不同于一般偶发的局部灾害。

正是这种战后从未有过的深度与广度,笔者认为应称之为“总危机”。

而总危机的参照性表象则是,发达国家综合国力的相对下滑,恰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急剧突起相反相成。

这里不缺令人信服的经济数据,也有北京奥运、上海世博等直观场景,另外诸如率先走出危机阴影、举国抗灾体制等也令人印象深入。

这其中有偶然因素,也有10年来发达国家忙于“反恐”等形成的“此消彼长”效果,但重要的是世界进入一体化格局后政治经济不平衡发展规律的全新作用。

这次总危机的特征在于新兴经济体并不是以“战争”、“重新瓜分”等方式挑战发达国家,而是在一体化的互惠合作共存中,通过静悄悄的和平比赛形成亦友亦敌的博弈关系。

各方实力消长的这种“非颠覆性”是对“和平发展”时代的细节诠释,而且呈现了某种“不可逆”的特征。

[1][2][3]下一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