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修传498第482章机心莫测别有杼

2020-01-24 01:07:07 来源: 临夏信息港

劫修传 498.第482章 机心莫测别有杼

诸修听到这个要求,皆是大吃一惊,真龙之血何等珍稀,为得此物,便是羽修之士也不惜撕破脸皮来斗个你死我活,而为此牺牲他人性命,实是最轻松不过的了。

原承天更是心中一阵阵发寒,这令无参的计谋果然阴毒,他竟是以这真龙之血为饵,借助众修之力达到目的。

却不知那令无参心中最想杀的又是谁?莫非便是自己不成?

此刻堂上针落可闻,堂中修士无不低下头去,就连一直表现活跃的青衣修士也是噤若寒蝉,生怕龙九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却见龙九云的目光在原承天,六转童子与灰衣人三人身上扫来扫去,最终其目光所停落之人,却是堂前的一名小厮。

那小厮还不知龙九云目光落处的厉害,见东家瞧着自己,便茫然抬起头来,等候吩咐。

诸修却是声色不动,只因若说这真龙之血的主人只想杀了这名小厮,那也太过离奇。

龙九云忽的哈哈笑道:“令公子,你的这个要求,请恕在下无法接受了,只因伽兰盛会早有法规,不管是任何宝物,皆不可以修士的性命为交换条件,龙某蒙承仙会青眼,执掌此会,自然也不能违例。”

诸修此一惊比刚才更甚,没想步遥环身后这厮文俊秀的少年修士,便是这真龙之血的主人了。要知道那真龙纵是偶尔动念来凡界一游,那天下诸修,也动不得其半根毫毛,唯有那昊天大罗金仙,方能与其抗衡。

这样看来,令无参其祖上必是大罗金仙了,这样的来历背景,在让人肃然起敬之余,也不由生出三分凛凛寒气。

久闻令无参在天一宗身份特殊,诸修却一直不知何故,如今方才恍然,有那昊天大罗金仙撑腰,天一宗上下谁敢对令无参不敬?

令无参嘿嘿笑了两声,目光便在龙九云身上一扫,龙九云虽在三名承仙会执事的包围之中,知道性命无虞,可被令无参的目光扫来,也觉得全身就是一麻。

虽然伽兰盛会例来不可以修士的性命为交换条件,可若令无参一意孤行,以真龙之血为条件,执意要取堂上一人的性命,便是承仙会三名执事也未必能挡得住。

何况承仙会的三名执事亦是修士,纵是职责在身,宗规森严,也未必就不会对真龙之血动心。

此刻堂上的气氛,便如同凝固了一般,如今这生杀予夺的权力,就转到了令无参这边,那令无参若是道出一个人的名字来,却不知此人的性命能否保得住了。

令无参轻轻一笑道:“龙道友,先前不过是一句玩笑,又何必当真,无参躬行禅修之道,深体上天好生之德,怎能轻易便去要他人的性命,这第一个条件,自是不做数的。”

众人听到这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其实众人倒是不在乎为真龙之血杀人,可那死人的名额若是落在自己头上,那可要命的紧,这条件去了,众人心中皆是一松。

龙九云也似舒了一口气,道:“至于令无参公子的第二个条件,不知是由公子说来,还是由在下宣布?”

令无参笑道:“龙道友劳碌半日,这些许小事,就由晚辈自处罢了。”

便走了过来,将龙九云手中的玉瓶取了过来。也不知怎地,众人瞧见那玉瓶落在令无参手中,心中就会坠了个千斤重物,沉甸甸的喘不过气来。

在诸修瞧来,这玉瓶就好像凡界帝王的玉玺,将军手中的虎符,任何人只有持此瓶在手,便有了生杀予夺的权力。而满堂修士,皆脱不去玉瓶魔力的笼罩了。

令无参忽的抬起头来,笑吟吟的瞧了瞧灰衣人,那灰衣人竟是不惧,也昂然将目光一迎。

令无参直直的瞧着灰衣人,道:“诸位若想得我的真龙之血却是不难,若是谁有四大灵焰之一,或是天下三大神水之一,自可得我手中之物。”

此言一出,大堂上便是啧声一片了。

以真龙之血的威能,的确是可与四大灵焰与三大神水相提并论了,可那灵焰神水皆是一等一的天材地宝,谁有福缘得之?而若是真的有谁得了灵焰神水这样的通天之宝,谁又肯拿出来换?

毕竟在真龙之血与灵焰神水中择一而取,实是天下最大的难题了,无论舍去那一件,都是万万舍不得的。

六转童子沉声道:“会公子,你出的题目实在太大了。我听闻那太一弱水曾在天梵大陆天灵宗一名羽修大士手中出现,除此之外,再无耳闻,而其他两大神水,便是寻遍整座凡界,也没人知其下落。至于那四大灵焰,或有修士持有也未可知。公子若是真个儿想得到灵焰,本座走遍天下,替你寻来就是,却不知公子能否等得及?”

六转童子向来矜持自敛,可为了真龙之血,竟是滔滔不绝起来,而其最后语声温和,大有讨好之意。这委实是因为真龙之血太过令人动心,连这位高德大士心境也难以自持。

令无参摇了摇头道:“若非晚辈急于得到那灵焰神水,又怎肯舍出这祖上宝物来?无参也是有志飞升之人,有此宝物,自己如何不用?也是急欲得到神水灵焰,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了。”

原承天听到这里,心中沉吟不决,他知道令无参祭出这真龙之血来,不过是想引来百宗盟诸修,以便一成擒,好成就一桩天大的事业。

可视其言及三大神火与四大灵焰的态度,却又发现其语出真诚,大有欲换其物而甘心之情。莫非是因为百宗盟四大修已在堂中,他自忖成竹在胸,可将这四大修拿下了,是以不妨真个将真龙之血去换其他宝物来。

不过令无参的心计,却是晦深如海,这任谁也瞧出的情形,只怕并非真相了,莫非令无参欲得灵焰与神火之举,又是另有高深莫测之玄机?

此刻去瞧堂上诸修,则是个个面色沮丧,三大神火四大灵焰,任一种也未必就弱过真龙之血去,这些修士就算手中有一项,也怕是不肯示人的,更何况最大的可能,是满堂高士,皆无这七件天下灵物了。

原承天虽是身怀两大灵焰,可在这种场合下,那是抵死也不肯显露的,而他对真龙之血,当然也无半点觊觎之心。

令无参见到诸修这般神情,却无沮丧之色,而是微微一笑道:“既然这第二个条件诸位前辈难以满足,说不得,也就只好说说我的第三个条件了。”

步遥环道:“无参快说。”竟是连这位天一宗护法也是有些不耐了。

步遥环虽是令无参同宗前辈,可在真龙之血这样的重宝面前,也打不得一丝折扣,这也她今日亦不得不来参加此次争宝仙集的缘故了。

令无参笑道:“不想步叔师也会着急。”便将手一摊,道:“既然在座诸位前辈手中并无三水四焰,无参只好退而求其次了,诸位前辈有何宝物,只管取出来,让无参瞧瞧,若无参有瞧得上的,自然便将这真龙之血奉上了。”

令无参这番话就像那热油中倒了冷水一般,立时在场中炸开,诸修无不心中大动,更有几名修士已走向场中的三位承仙会执事,看来是想借来法牌,去取他们的宝物了。

而原承天听到这里,却如当头一盆冷水浇将下来,心中更是生出一股烦恶之情来,暗暗叫道:“令无参,你果然好毒。”

要知道仙修之士所有之物,固是大多会藏在物藏之中,可到了羽修境界时,以便有开劈界域,这开劈出来的界域依个人修为,自是大小不等,可藏上几件极要物事,则定是绰绰有余了。

令无参纵是有办法将这些羽修之士一打尽,却未必能尽数搜罗他们的宝物来。

想来令无参今日的第一个目的,是想诛杀当场可杀之人,自己与百宗盟四大修必在其中了。

而令无参的第二个目的,或是想诱出三水四焰这样的天地灵物来,只可惜三水四焰谁肯轻舍,又是极难遇见的,这令无参最终也只好罢了。

至于那第三个目的,自然就是诸羽的压箱之宝了。真龙之血当前,在座诸修自是生怕被别人的宝物比了下来,又怎会藏私?

原承天冷眼瞧去,只见那诸位皆聚在三名承仙会执事前,纷纷向其求助,欲动用法牌,取出他们的宝物了。

就连六转童子与步遥环虽是自恃身份,不肯与诸修挤挤挨挨,可也是站在外圈,一脸的焦急之色,他们也是急盼能取出上佳宝物来,打动令无参之心。

原承天暗暗叹息,原来那令无参竟是连步遥环也瞒过了,此人的心机,让人想起就觉得背后生寒。而诸修的贪欲之心,更是令原承天感慨万千了。

百宗盟诸修明知令无参颇不可信,却抱着万一侥幸之心,不到最后关心,却是绝不肯死心的,这份执一之念固是修士必备之心,可若这执一之念用错了地方,岂不是天大的灾难?

只是,就算原承天叫破令无参阴谋,却又怎会有人相信,原承天一时心急如焚,不禁将目光瞧向灰衣人。

若说令无参唯一忌惮的对手,也唯有此人了,而此人是否能瞧破令无参的用心?

烟台市中医院
长治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阳到哪治疗癫痫好
遵义看癫痫病的中医院
青海公立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