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娃南下寻亲记娃行千里只为见父母三天

2019-03-16 13:15:25 来源: 临夏信息港

留守娃南下寻亲记:娃行千里只为见父母三天

从湖南邵阳到广东东莞,19个孩子辗转近17个小时,只为与父母相聚3天又要离别,彭苗黯然落泪。见到爸爸,唐丽诗终于笑了。  7月29日,湖南省邵阳县19名留守儿童,踏上南下的列车,与在东莞打工的父母相聚。  邵阳县是典型的“留守儿童县”,留守儿童占在校学生总数的50%。为缓解孩子们的“亲情饥渴”,该县联手东莞市妇联,促成了这次感人的“寻亲记”。  一路跟随孩子们到东莞的邵阳县副县长李军说:“想让农民工们生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  【上路】  时间:7月29日  地点:湖南邵阳  太阳炙烤着邵阳大地。大巴停在乡村路旁,19个高高矮矮的孩子,正收拾起行李,排队上车。他们,要去永州坐火车。  除了18岁的蒋海兰,其余孩子,不过15岁,小9岁。他们的父母,在广东东莞一带打工――为了节省开销,彼此有一年多没有见面了。  蓝蓝的天、绿绿的山、火红的高粱……景色在不断往后退,12岁的唐丽诗兴奋地大叫,一会儿“哇,好漂亮”,一会儿“好想在那上面睡觉”。彭杰干脆趴在前排椅子上,不说话,扭着头看着窗外。  上车前,孩子们都吃了晕车药,但仍有1/3的孩子晕车。唐晶就是这样一路吐过来。  突然下起了大雨。盯着车窗玻璃上不断滑下的雨水,唐丽诗不知想到了什么,情绪突然低落起来,“下雨天是寂寞的天”。  21时35分,湖南永州火车站。  火车晚点了。孩子们小小的身躯已经背不动重重的书包,只得放在地上,两手托腮,盯着进站口的电子屏幕,盼着那辆车早点到来。  大多数孩子都是次坐火车。一上车,就迫不及待拉起窗帘看外面的景色。窄窄的床上要睡两个小孩,简陈焱一不小心差点被同床的隆佳仪挤了下去。  一个晚上就在孩子们嬉闹着“抢被子”中过去。当天边的一抹亮色慢慢透过窗户,孩子们有些激动,有些不安,早已把东西收拾完毕。一下火车,孩子们便飞快地跟着老师朝出站口走去。  在出站口见到一群外国老太太,孩子们不时回头打量几眼,次看到真的外国人,很好奇,“她们跟我们长得有点不一样”。看着广州宽阔的街道、高耸的楼宇,孩子们有些辨不清方向。彭杰说:“广州比邵阳漂亮、繁华。”     【相聚】   时间:7月30日  地点:广东东莞  东莞宾馆的门前,早已经有10多位父母焦急地等待。他们有的凌晨就赶过来;有的拿出平时舍不得花的钱,花了200块钱从深圳与东莞交界处打车过来;简陈焱的爸爸一直问:“车来了吗?车来了吗?”他早早地就张开手臂在车门口等女儿下来。  8点刚过,当载着孩子们的大巴车驶进宾馆,尹昭鸿爸爸一连说了几个“好激动”。  赵克林兄妹见到父亲却有不同的表现。克林眼尖,一下车就在人群里找到爸爸,马上扑上去抱着爸爸。但之后却蹲在一旁,怎么都提不起劲来。妹妹克芹恰好相反,初见爸爸,有点陌生,但很快,就开始拽着爸爸的手转来转去,在爸爸身上荡千秋。“妈妈没有来,很难过。”由于请不到假,赵克林的妈妈不能来接,这让两兄妹很失望。  还有几位家长没能及时赶到。看到别的孩子高高兴兴地跟父母又搂又抱,七八个小孩只是站在一边的角落,眼神透着渴望。女孩子直掉眼泪,男孩子也沉默着。带队老师不断与家长联系,那端的家长也是心急如焚。  彭杰、彭苗的妈妈赶来了,一声“妈妈”之后,扑进妈妈怀抱的彭苗眼泪又刷刷地掉下来;谭利亚的爸妈快来了,老师让谭利亚笑笑,谭利亚哭得更厉害了;看到爸爸一直皱着眉在附近打转,黎前原冲出人群扑过去,亲了一下爸爸,终于笑出了声。  【心愿】  时间:7月31日―8月1日  地点:宾馆/出租屋/商场  得知儿子来东莞,陈德良推掉了一单生意,并于前一天晚上来到东莞,由于太兴奋,等到天亮才睡着,结果第二天早上迟到了。  陈德良如今的愿望就是供儿子上大学,“再苦再累我也愿意”。去年,陈德良本打算让儿子陈建伟来东莞团聚,但是建伟拒绝了,“爷爷得过脑溢血,身体不好”,要留在家里照顾爷爷。  看到爸爸头上已经掉了一大块头发,建伟很心疼。尽管如此,建伟还是觉得爸爸有点陌生,父子在一起,竟不知该聊什么,只是窝在房间看电视。建伟的心愿很单纯,就想去麦当劳吃一次从来没吃过的炸鸡翅。  肖瀚想要的东西也很简单:逛超市。11岁的张敏则想要买双鞋。中午,跟爸妈去买鞋,看中一双,128元,“太贵了”,买了双几十块钱的凉鞋。  陈媛也想买双鞋,妹妹陈莹的凉鞋坏了,陈媛把自己的鞋给了妹妹,可她跟着妈妈去买鞋时,不是嫌太贵就是不合适,只得穿着妈妈的大大的红拖鞋到处跑。  【回家】  时间:8月2日  地点:东莞宾馆前  “爸爸妈妈,我知道回家的路,你们不要担心”,尹昭鸿上车前和父母道别。  早上7点多,11个留守孩子踏上了回家的旅程。唐丽诗、隆佳仪等8个孩子则留在东莞和爸爸妈妈一起过暑假。  把孩子的行李搬上车后,家长们没有更多的话语,只是在车下静静地等待,看着车里的孩子,妈妈唐玉琴忍不住流下眼泪。  建伟爸爸蹲在花坛边上,这个经历不少挫折的中年男子流下了眼泪,手盖着额头,眼神一直盯着孩子。建伟跑下车,抱着爸爸,父子俩搂得紧紧的,他红红的眼睛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了。  无言的离别情绪感染了车里的孩子。彭苗看着车下的爸爸妈妈,抽泣起来。彭杰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抹掉眼泪。18岁的蒋海兰也开始用纸巾揉眼睛,眼睛很快就红肿了。赵克林头靠在前排座位椅上,眼睛看着地下,一语不发。今天只有爸爸来送,“我不怪妈妈,她要回去领工资”,克林说。  幸福的是肖芬、肖瀚,因为他们的妈妈也上了车,和他们一起回家,照顾他们。“这几天,看到两个孩子的样子我很心疼。孩子是重要的”。妈妈周艳青说,她会等两个孩子能独立照顾自己后,再考虑出来打工。  车子发动了,彭杰靠在窗边抽噎起来,大约想起什么,他起身来到妹妹旁边,用手擦掉她脸上的眼泪……  照片:王玮晨摄  制图:蔡华伟


西安实验台生产厂家
投币游戏机厂家
杜良太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