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微小说】谢谢你,许我一个不一样的明天“毕业”

2020-03-27 17:41:49 来源: 临夏信息港

“该死的猫,喊什么喊。”
胖妞一边骂着,心里却羡慕着。动物的天性是不受任何束缚的,它孤独、它寂寞,就可以呼朋唤友,就可扯下遮羞的布叫着“我的爱——你来!”
黑帅是胖子妞收养的一只流浪猫。它初来家里的时候,脏兮兮,一只受伤的眼流着脓水,一身黑乎乎的毛乱七八糟地粘在一起,呜呜地躲在墙角边叫。
简单坚决地要丢掉。说:“要养也要养只乖致的(临澧话:漂亮、美丽的意思),要养也得养只聪明灵俐的。”
胖妞认缘。猫来自哪个地方她不知,受到哪些挫伤也不知,这只猫走进了她的小世界,用它独有的语言述说着哀伤。
胖妞给猫最高的礼遇。让猫在桐油漆的木制盆里洗澡。
胖妞给它用上了飘柔,小绿瓶的,滋润去屑型。她自己每次只滴四五滴,而用在猫身上的却是一捧。
猫很安静,很乖巧,任胖妞打湿它的每根毛发,任她的手指飞来飞去,有些痒有些痛它都忍着,它始终保持凝眸的姿势。胖妞每望它一下,它眼睛就眨一下,好通灵的小家伙。
泡沫洗黑了,又洗白了,洗白了又消失了,只留下一盆清亮的水。猫彻头彻尾洗去了身上的圬垢。
临水照影,猫快认不出自己了。再看胖妞,半截袖都湿了,流着汗,喘着粗气。
看看,看看,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流浪的猫需要关爱。它简直就是上苍派来的天使。
胖妞的声音很大,传到了正在专心致志看《稻草人手记》(三毛著)的简单耳里,她忙跑出来。
“哇,巧梳妆,大变样。瞒(临澧话“很”)俊朗的。”
胖妞得意的眼神让简单受不了。不就一次判断失误吗。
淋浴后的猫全身轻松,黑黑的毛闪闪发亮。胖妞叫它“黑帅”,简单没任何异议。
“黑帅,乖,给你上眼药。”
简单抢下了美差。她挤红霉素眼膏太用劲了,一挤就跑出了许多,掉到了她心爱的蓝色碎花裙上。
“妈呀”简单手一松,黑帅就掉了下来。
还好,黑帅反应极快,它敏捷地跃上小板凳,尔后轻巧地落地,三步两步回到胖妞的身边,望着她。
胖妞把黑帅抱在怀里,按它的左眼角,它不叫,上药也不叫。药有粘性,上完药,黑帅眼半睁半开。
“休息,闭一会。”
简单以为和她说话,却发现胖妞在抚弄黑帅的毛发,黑帅闭着双眼,眼线很长,像“美男子”。(黑帅,性别,男,胖妞给它洗澡时得到证实。)
简单的随身照又捕风捉影了,她忘记了刚才的不快,爱上了这个不速之客。她跑胖妞家越来越勤了,时常拎几条鱼,说是给小姨补身体,其实是给黑帅的。
黑帅不贪吃,大块大块的鱼它不大理睬,特爱带点鱼肉的骨刺。
不知道黑帅是怎么避开刺的锋芒,胖妞卡在喉咙的刺经过了喝醋、吞咽饭团,钳夹的一系列洗礼,才被慢慢地请出来。在吃鱼方面,胖妞早认黑帅为师了。
黑帅是爱吃大块鱼的,两个月后胖妞才发现。母亲倾倒在垃圾边发臭的鱼被黑帅捡拾,它用胡须拂了几拂,就津津津有味地吃起来,看得胖妞眼泪直掉。
黑帅是只通灵的猫,简单也是这么说的。
纤朵喜欢溜狗,多次邀请简单都被拒绝了。简单认为那是贵妇人无聊的打发。有天忽蒙发奇想,带黑帅去散步。
黑帅也喜欢简单,喜欢听她大声地朗读文章,尽管它不理解其中的含义,它还是认真聆听。
“女人是座丰富的矿藏”,它听了一千零一遍了。胖妞给它做了N遍实体演示,它好象懂了。矿藏是埋得很深的东西,是具有开发价值的东西,每个人都向往,但不是每个人都有缘得到。
黑帅一听到“女人是座丰富的矿藏”,就“喵,喵,喵”地欢叫,表现出无比的崇敬与兴奋。
“黑帅,黑帅,玩去。”
黑帅一下子就跳到了简单的手掌心,它比来时肥多了,娇小的简单长时间抱着肯定吃不消。
简单不是带黑帅在周围玩,她带它到了滨河路一带。
有河,有桥,有来来往往的车辆。
有花,有树,有形态各异的狗人前人后跟着。
一只纯白肥美的丝毛狗晃得铃铛直响,黑帅凑上去。
“见色忘友。”
简单恨恨滴。
黑帅不是讨丝毛狗的欢心,它用爪抓住了金色的铃铛。
这是一只很有教养的丝毛狗,它除了躲闪,并不撕咬狂吠。
丝毛狗的主人解了围,笑侃着:“猫记忆中一定有铃铛的回响。”
简单大脑里蹦出当今最流行的话——人与自然和谐,人与人和谐。
简单想起了纤朵,想起了纤朵的狗——倩倩。
“喂,纤朵,在哪?”
“步行街闲逛。”
“你家宝贝呢?”
“倩倩呀,它牵着我的衣裳耍玩着。”
“十分钟赶到滨河路道水河畔。”
纤朵几乎是小跑来的,累得气喘吁吁。
“干,干,干什么?”
简单指指黑帅。
“哇,好漂亮的小家伙。哪来的?可惜是只猫。”
“猫怎么了,没你家倩倩可爱。”
“简单,我发现你越来越有女人的味了。尤其是眼神,轻荡着温柔的水波。”
“切,当我宠物狗呀。”
“没,没,真的。”
胖妞也这么说。
自从有了黑帅,简单八十分贝的声音降到了三十分贝以下。她给黑帅洗澡,梳毛发,教它作揖、金鸡独立,还教它跳芭蕾。黑帅的一举一动真的帅呆了。
“简单,要常出来哟,大自然多美,黄昏的景色多美,小可爱多带出来还能邂逅浪漫哦。”
纤朵一语成真。
不是简单邂逅了浪漫,而是黑帅。
夏日,道水河畔到处都是三五一群的人。斜阳的余辉为河水镀上了金色的波纹,一位老者在垂钓。简单看多时了,也没见一条鱼上钩,她那个急的,索性从台阶上走下来,近距离地观看。
老者并不受简单的干扰,他神情庄重,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水面。
奇怪,浮子在动,鱼上钩了,老者只是轻微地动下鱼竿,鱼惊走了。
原来老者并不是真正地钓鱼,他在钓光阴,钓光阴里滑失的故事。
简单豁然开朗,心情无比舒适。哼着小调却发现黑帅不见了踪影。
简单急出了一身冷汗,顾不上淑女的形象,大声地呼唤,谁也不知道她在呼唤一只猫。
黑帅向来是循规蹈矩的,但这次例外。它听见熟悉的同类的声音,是从高耸的院墙内传出的。它飞速地抵达院墙下,发现大门紧扣,墙上树起一排排尖锐的玻璃。黑帅几次攀跃都以失败告终。
里面的叫声越来越强烈,黑帅一声声回应,到最后飘入耳里的像孩子凄厉的哭声。
简单终于找来了,她的发丝有些纷乱,眼里的焦着被黑帅点燃成火。她折了一根柳条抽向黑帅。
“叫你贪玩,叫你不听话。”
抽了几下,简单手软了,抱着黑帅呜呜地哭。
“为什么跑到这里哭呀?”
身后有人问。
简单不吱声。院内的猫叫了起来,黑帅毫不遮掩地应答。
穿海军服的他是院子的主人。他刚打开大门,没得到邀请的黑帅倏地钻了进去,当场演绎了喜相逢。
“它们……”
他摇头。简单尴尬。
敢情遇上寻情记,黑帅找到了命中的她。
“这么多年一直没遇上合适的。”
他指他家的猫——梅梅。
美美(梅梅)、帅帅天生一对。简单把他想说的道了出来。
是帅帅留下,还是带走梅梅?
踌躇间他做了决定——带梅梅走吧,我马上要出国留学,梅梅得有个好归宿。
梅梅发色为棕黄色,尾尖夹杂一缕黑。仿佛注定要被黑帅领走。
黑帅与梅梅一同住进了胖妞家中。他们恋爱了,整天叫喊着爱情,渲泄着过盛的情感。
胖妞的心空落落的,她唯一可想的是“胖妹妹太浮山之旅”,想曾经结伴的吴牛。
他过得好吗?一定要比我过得好。

2012-5-18

共 278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只流浪猫,因了胖妞与简单的精心呵护,而变成了“上苍派来的天使”,不仅美丽,而且乖巧,懂事。人与猫达到了空前的和谐。更值得庆贺的是黑帅与梅梅的喜相逢。从表面看,作者在写猫,实际上,作者睹物思人,是在描摹爱情。黑帅与梅梅的邂逅,成就了一段动物美满姻缘。而胖妞呢,则想起了“太浮山之旅”所结伴的吴牛。小说没有直接表述,而是以侧面描述,间接叙述为主线来架构故事,在最后时刻回归到了小说的主题,是揭示,也是升华。很人性化的小说,推荐阅读。【晗夫】
1 楼 文友: 2012-05-18 10:49:06 小说娓娓道来,清心雅丽。很有内涵的小说。问候作者! 烛照现实,光暖人生;如剑如戟,直刺黑暗!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5-18 11:49:57 感谢鼓励。:)
2 楼 文友: 2012-05-18 11:49: 2 谢谢晗夫编辑的精心点评,你真的读懂了蝶想表达的意思。借一只流浪的猫来表达善良的胖妞对情感的渴望。黑帅的幸福与胖妞的孤独寂寞形成了一种对比。前后照应。 平凡简单的岁月,捡拾欢喜与忧伤,揉搓成希望的长青藤,月亮和太阳不经意走过,我便攀着它走向了高处,旖旎的梦深处,我在飞翔.
 楼 文友: 2012-05-18 1 :17:27 欣赏学习,别具一格,问候蝶花! 喜欢文字,用文字诠释生活!
4 楼 文友: 2012-05-18 22:17:49 为什么他们都叫你蝶花呀?呵呵,我都叫成梦飞了。忽忽,记得开心O( _ )O~
回复4 楼 文友: 2012-05-18 22:20:18 也有人叫我梦飞,嘿,不多。更多的人叫蝶花。取网名头两字。蝶与花一动一静,容易产生梦,所以总称为蝶花逐梦飞了。问候小疯。很可爱有才情的你。
5 楼 文友: 2012-09-25 01:27:16 这个作品写出了意味,不凡的手笔呢,欣赏了,也学习。千金益母颗粒多少钱
宝宝健脾助消化吃什么
优卡丹对咳嗽有用吗
经前吃什么预防痛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