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为员工追手机驾车撞小偷被诉故意伤害索

2019-03-16 08:45:35 来源: 临夏信息港

老板为员工追驾车撞小偷 被诉故意伤害索赔百万

文/图羊城晚报 陈骁鹏

在惠州市发生了一起因追赶小偷而牵扯出的系列离奇事件。终,追赶小偷的惠州市民温演森,被公诉故意伤害罪,并附带民事诉讼,被提出近百万的索赔要求。该案昨天在惠州惠城区人民法院开庭,随着庭审的深入,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情节浮出水面。

庭审现场:

法庭挤满旁听人员

昨日上午9时30分许,惠州惠城区人民法院庭审现场挤满了人,除了案件相关人员外,还有当地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也到场旁听,引人关注的是来自惠城区公安系统的数十名公安干警,他们大多是当地各派出所的副所长,统一着警服前来听审。

据了解,温演森普遍被外界认为属见义勇为,又因涉嫌故意伤害很可能面临刑罚,其判决结果引发当地公检法系统的极大关注。

案情

小偷受伤蹊跷出院不料两天以后死亡

羊城晚报根据两个小时的庭审过程,基本还原温演森见义勇为案的过程。

2014年7月7日上午,在惠州惠城区河南岸金山湖二区美煌装饰内一个温演森参股经营的商铺内,钟国新和阿丽(化名)盗取了温演森的同事阿婷的后,驾摩托车离开。

报警后,温演森与员工阿顺等人分头出去追小偷。温演森驾汽车在附近一条街上发现钟国新和阿丽后报警,并继续跟踪他们。不料,开着电动车的阿顺同时赶到,并惊动了钟国新。钟国新开摩托车载着后座的阿丽,快速驾车逃离。

温演森开汽车紧追,当追到惠沙堤二路金城花园商铺北侧路段时,温演森加速追尾撞上钟国新驾驶的摩托车,致使钟国新、阿丽被碰撞连人带车摔倒在地。钟国新没受伤,继续逃跑,随后被群众控制。

阿丽受伤被送往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救治,经医院诊断为肺挫伤、腰椎横突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二级轻伤。

按医院当时的诊断,阿丽受伤并非太重,而且作为盗窃嫌疑人,应该被警方控制。但是离奇的是,2014年7月8日下午,阿丽的家属从医院把阿丽带走,办理出院手续并准备带回老家梅州治疗。

途中,阿丽病情恶化,被其家属送至五华县华城卫生院救治,后转至梅州市人民医院继续进行抢救。2014年7月9日下午3时40分被宣告临床死亡。

2014年7月10日,经法医鉴定,阿丽是肺功能衰竭死亡。

2015年1月6日,惠城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认为温演森驾车故意伤害他人,致一人轻伤。温演森随后取保候审。

在昨天的庭审中,围绕是否见义勇为、是否故意伤人阿丽死亡原因等焦点问题,公诉人以及民事诉讼的原被告双方(即阿丽的亲属及温演森双方),展开了激烈辩论。

焦点一被告是否见义勇为?

尽管外界赋予了温演森见义勇为的行为内涵,并且在事件发生之初,即阿丽死亡之前,当地派出所曾经对温演森的行为有过属见义勇为的表述,但是至今没有任何政府部门对其行为有过准确定性。

原告阿丽家属的代理律师认为,被抢者阿婷实质上是温演森的员工,阿婷在工作期间财物丢失,老板要承担,因而温演森其行为是急于挽回自己的损失,是利益关联者。

温演森则认为,失窃后他们首次报警,民警没有表态出去找小偷,并同意我们出去找小偷,找到后再通知他们来抓人。我在附近发现小偷后,又马上通知警方来,并且持续跟踪了10分钟。

他认为,作为市民,自己是在协助民警办案,全程都跟警方联系,后来小偷突然逃跑,他也不得不开车快速追赶,造成了伤害他人的后果,也应该由国家来赔偿。

焦点二被告是否故意伤人?

在庭审上,公诉人当场回放了温演森开汽车追赶摩托车发生碰撞的视频监控。

看到,在主干道上,承载钟国新、阿丽的摩托车首先快速逆向行驶,温演森的车在后紧跟,在一个路口处,摩托车打右转灯欲变道右转的瞬间,汽车撞上了摩托车。从视频上看,当时两车的行驶速度都很快,撞击后,汽车前行十多米后才停住。

公诉人表示,从视频证据调查发现,当时撞击时,汽车的后刹车灯并没有亮,证实了撞击瞬间温演森并没有踩刹车,是撞击后才刹车。而据测速,汽车的时速达到100.58公里每小时,摩托车的车速没有监测结果。

原告律师认为,温演森在城市道路上以100.58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追赶,并故意撞倒摩托车,主观上存在伤害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撞击的行为,其行为导致了阿丽受伤并经治疗死亡的结果,其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罪。

温演森及其律师对于车速达到100.58公里每小时的断定,表达了质疑,他们认为,如果时速在百公里以上,刹车后滑行的距离将在30米以上,而现场显示刹车只滑行了10多米,因而他们要求法院重新检测车速。

温演森表示,当时他开车是有逆行、超速等违规行为,并且知道该道路车速不能超50公里每小时,但当时追赶小偷,情急之下,自己也比较混乱,他强调是因为想开车逼停对方导致了碰撞,并非故意想撞他们,而他此前也跟踪了10分钟,一直很克制。

焦点三:阿丽死亡原因为何?

据公诉机关调查,7月7日,阿丽受伤被送院救治,经医院诊断为肺挫伤、腰椎横突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为二级轻伤。7月9日,阿丽死亡,鉴定为左侧根肋骨骨折,死于肺功能衰竭。

温演森代理律师指出,前后两份诊断时隔两天时间,却是前后矛盾的,7日为骨折轻伤,9日后却断了至少四根骨头,并由肺挫伤变为肺功能衰竭。因家属强行将病人带出院,期间是什么原因造成阿丽死亡,说不清楚,但与温演森的撞击并无关联。

原告律师认为,阿丽当天被诊断为肺挫伤,其本身病情就严重,难于医治,因而医院跟家属说不用转院,但可以出院。他认为,这就显示开始阿丽的伤情就已经不好。

焦点四:阿丽为何能够出院?

虽然,阿丽当时从医院离开的原因不会对案件审判结果产生太大影响,但阿丽作为犯罪嫌疑人,并且受伤,其亲属为什么能从医院将其接走的疑问,在庭审中也多次被温演森等人提及,也是社会关注焦点之一,

据公诉机关调查,当时医院不同意阿丽出院,是在其亲属的强烈要求下,才办了出院手续离开的。据知情人士透露,阿丽家境本身不富裕,家属是从方便和节省住院成本的角度考虑才将其带回家乡治疗。

但也有相关人士指出,阿丽当时还有犯罪嫌疑,其亲属也可能有这方面的考虑,提前将其接走。

有犯罪嫌疑的阿丽为什么能在公安机关的眼皮底下离开惠州?羊城晚报昨天下午询问惠州市惠城区公安部门有关负责人,他表示,该案已进入司法程序,不方便评论案情。


双速电机
锅炉防冻剂
稀有金属回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