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清夏一梦

2019-01-31 09:16:53

清夏一梦

那个寒冷的假期里,一向懒懒的夏清风迷上了写小说。

她的文笔一直不错,流丽端庄的文字里浸满深深浅浅的感情,看过她文的人常会惊异地说,这样木讷而内敛的人竟有这样深沉细腻的感情。

谁说不表露就意味着不拥有。她不是姚清梦,她不会无时无刻证明或展示自己的才气纵横。是的,她是冷漠的,永远给人难以接近的距离感。她的情感只在文字中,只有一半在文字中,她永远记得为自己设一道防线,留一条后路。

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绝望的时候还可以坚守。

她是这样告诉姚清梦的。

姚清梦是她在乎的朋友,至少大学的四年里,一直是这样的。

她和她都是很有灵气的女子,一个明艳一个清丽,走在一起宛如雨后挂着清露的两朵鲜花,一朵艳若红药,一朵淡似百合。

而两人的名字也如姐妹一般,夏清风,姚清梦。

姚清梦虽生在北方却有江南女子一般的纤弱清秀,无论外形还是才情都颇有黛玉之风,一眼看去只觉她是如此文静灵秀的雅致女子女子。可是,只有夏清风才知道,姚清梦想要的不是这个样子,她一心要做的是那种能媚眼如丝能媚到骨子里的——妖精。只可惜,她现在的功力,还远远不够。

所以,夏清风笑话她,没成妖精,便是个人妖。

她不打她,却狰狞地扑过来抱着清风的脸要亲她。夏清风在宿舍里四处逃窜笑骂着求饶。夏清风对她说,真怕她嘟起的红唇,像出没的妖精勾引月夜里的书生,姚清梦更来劲,穿着真丝的碧青色睡裙扭着小蛮腰像一条游动的蛇。

从前的日子,一直这样凌乱琐碎却纯净美好的流淌着。

夏清风和姚清梦,两朵绚烂的夏花,轻嗅着彼此的香气,那样深深地依赖和珍惜。

那时的她们,理所当然的以为,一辈子就这么相知相惜,一辈子,无论天涯海角,无论身边多了谁来陪伴,彼此的心还是应该在一起。

谁也料不到,她们美丽如水晶般的年华和友情在时间的浪潮面前不堪一击,一阵风过一朵浪来,回忆便已成碎片。

追根溯源,只是因为他的出现。

她们本该恨他的,可夏清风至今还清楚记得他微笑时好看的样子,他轻轻地朝她们喊道:HI!美女!

其实谁都知道,现在叫你美女,只代表他不是白痴傻子,能准确的辨别出你的生理特征,而与你的容貌无关。

但夏清风的心还是颤了一下,因为那个人确实让人心动,白色的衬衫上有阳光的味道,清俊的脸上一双眸子熠熠闪辉,那微笑里清爽又魅惑,一如柔软的沙滩上扑面而来湿润的海风。

她呆呆地立着,只听到身边穿着比基尼,身姿玲珑的姚清梦低低的惊呼:天那!

夏清风刚刚扬起的心浪瞬间被扑倒。

姚清梦,离妖精的境界不远了。

夏清风渐渐开始在络上发表文章,在那个寂寞而又繁盛的文学站里,她叫做白娘子。

就如她俩的名字一般,二人喜欢的季节都是夏天,尤其是姚清梦,喜欢在湛蓝清凉的海水中嬉戏游泳,让朵朵晶莹的浪花冲刷自己年轻而优美的身体,而夏清风则喜欢静静的躺在沙滩上,闭着眼睛听着海浪和着心跳的节奏舞蹈,感受着来自自然的和煦和力量。

也正是这样一个碧浪接天,海风撩人的夏日午后吧,那白衣的男子笑容如天空般湛蓝悠远,清亮而动听的声音似远又近地响在耳边,响在每一次梦醒未醒的边缘。

“Hi!美女!”明明是司空见惯平白无奇的搭讪,却被这样一个男子魔幻般的笑容变成了一场与命中的王子美的相遇。

夏清风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乌黑的头发凌乱的遮住了半张脸,一双漂亮而清利的眼睛微微透出桀骜的神采,身姿修长如海面飒飒扬帆的航船上白色挺拔的桅杆。

我的许仙,今生,你便是这样出现了么?

“Hi!帅哥!这里许多美女,你唤的究竟是那一个?”姚清梦站在晶蓝的海水里,明亮的阳光下笑得如同一朵娆人的红莲,无尽的风情在她纯净而美丽的一颦一笑间,隐隐闪现。

“自然是你这一位美女了!这白沙碧浪蓝天绿树,也比不过这里的一道风景呵。”他微眯着眼睛,海风拂过,半敞的白衬衫里灌满了远道而来的夏日清风。

夏清风一言不发,如一团透明的空气,悠悠地流动在两个明媚的男女之间,她看着他们携着手扑进大海的怀抱里,她看见玲珑的姚清梦尖叫着将一朵一朵激扬的浪花踏碎……

心也碎了,一片一片散落在你们欢笑着奔跑着的充满了暧昧与缠绵的脚下……

夏清风用一件洁白的长巾将自己紧紧地包裹在里面,连眼睛也不露出来,她拖着自己模糊不清的影子盲目地向前走。

“Hi!美女,你是妖精吗?”这清朗而低沉的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却又真切的响在夏清风耳边。

她慌乱的扒开长巾露出眼睛,却是唯见沧海茫茫,惊涛骇浪中那二人嬉戏的身影。一阵苦涩如海水一般浸入了心地的沙滩,她木然转身,抱紧了身体。

“美女是白蛇变成的妖精吗?可是妖精怎么连我也看不见?”那声音越来越近带着一种魅惑而嘲弄的意味。

夏清风再次转身,却看见一张无比清俊无比温柔的脸,没有一丝的嘲弄和桀骜,只有静默的如清风一般的美好与等待。

“你是那等了我千年的妖吗?我的娘子。”

洁白的长巾倏然落地,洁白光滑的躯体在他如水般柔情的眼前显露无遗:我的许仙,我千年的等待与痴恋,终于将你盼来了么?

“清梦,清梦,快醒醒,给你介绍我的男友,新男友。”姚清梦使劲的晃着裹着大白毛巾晒太阳的夏清风。

“你是热还是冷。”姚清梦咕哝着,看她揉揉眼睛怔怔地盯着自己身边的男子。

“不要色迷迷地看着了,你没机会了!这是我的男友,刚刚交的。”

庄生晓梦迷蝴蝶,幻耶真耶,梦耶思耶?

梦里梦外两重天。

“你是妖精吗?”那男子清俊的模样与梦中无异,夏清风听了这话,浑身一震。

“你是白蛇变成的妖精吗?怎么我站在这里也看不见?”他明媚的笑着,干净的下巴微微上翘。

错乱,混乱,清梦,我需要休息。

“小生名叫许仙,敢问娘子可是姓白?”他捏着嗓子向夏清风坏笑道,却被姚清梦狠白一眼。

夏清风有些迷糊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继而无力又冷淡地说了一句:“我既是妖精,你却不是许仙……”

“清风。可是他的名字就叫做许仙。”姚清梦得意而满足地望着他的脸。

夏清风呆了一阵,忽然哈哈笑了起来裹着巨大的毛巾转身而去。

留下沙滩上的许仙凝神许久。

相遇,不该是这样的季节和场景。那该是在杨柳岸晓风残月的苏堤西湖断桥边,那该是在杏花烟雨软轻柔有着青石路乌篷船的江南岸,那该是在夏清风前世的古典的梦里发生的如宋词一般优雅的故事呵……

可是今生便是今生,那遥远的年代不复存在,那古老的情怀只有她一人痴迷而执着地坚守着。

所有的人都在都市霓虹的灯红酒绿纸迷金醉中寻找着今生的渴求和所谓的欢乐。

这个许仙,不是她前世的许仙,不是那个有点痴傻有点可爱的清秀书生了。他是这都市森林里一支美丽而诱人的雪茄,妖娆而光华地燃烧着自己生命。

再见他,在那个叫做“断桥”的酒吧。夏清风总是抱着精巧的笔记本电脑躲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敲字。安稳平淡的工作已有,于是所有的闲暇便赋予“断桥”赋予前世那个梦。

他一身黑衣,唇间叼着烟,怀里抱着玲珑妖艳的女子,那女子和夏清风一样,今日穿的是一件纯白色长裙,只是她的更为性感暴露,远不是夏清风身上棉布裙的素朴与简雅。

那女子竟不是姚清梦。

苏清风有说不出的感觉,一时微微的惊喜被随之而来的道德感遮掩,她觉得除了鄙夷这个叫许仙的男人,她更应该为自己的好姐妹姚清梦不平。

可是他也看到了她,并且甩手放开怀中女子,朝夏清风走来。

“娘子。小生多日不见娘子,实在挂念得紧那!”他笑着,像一朵盛开的曼陀罗。

“娘子,待俺许仙取酒来,你我二人共饮一杯,如何?”他挑着眉毛,修长的手指拂上夏清风光洁的脸。

“清梦呢?”夏清风淡淡开口,却一动不动。而他只是转身取来了酒,妖艳的颜色,似鲜血如红泪。

“娘子请——”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响亮地绽放在这男人清秀英俊的脸上,夏清风颤抖着嘴唇,厉声喊道:“问你清梦呢?姚清梦呢?你不是她男友吗?你方才抱的那女人是谁——你这薄情的男子,也配许仙这个名字!”

红色的酒液洒了一身,许仙盯着眼前愤怒的女子竟觉得她无比明媚和娇艳,眼里便慢慢有了清澈的笑意。

“可是,你才是白娘子。”他低低说了一句,夏清风扬起的手顿时无力的垂了下来,泪水渐渐溢满了眼角。

“许仙——许仙——你给我出来!”伴着一声尖利的叫喊,一个绿裙的窈窕女子披头散发冲了进来。

又是“啪”的一声,许仙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个红印。

“你这个等徒浪子薄情寡义之人,你以为我与你只是游戏么?那个女人呢——”

姚清梦一双凤眼红红,她亲眼看见许仙拥着一个白衣的女子进入“断桥”。

“清风?”

“夏清风!居然是你!”

姚清梦忽然看见了许仙身侧穿着白裙的夏清风,她亲的朋友姐妹夏清风。

“你——”她忽然指着许仙狠狠咬着牙道:“这几日你天天抱的穿白衣的女人,便是她?夏清风!”

许仙不语,甚至是漠然地不去看她,一双眼睛只脉脉望着脸色煞白的夏清风。

“好好——夏清风,怪不得你署的名字总是白娘子,原来,原来,你早看上了他……呵呵……许仙与白娘子……呵呵你才是那个妖精啊……可是,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拿走,不要让他给我一丝一毫的幻想和甜蜜……为什么?”姚清梦像疯魔一般朝着夏清风吼,手臂忽然扬起就要落向夏清风。

“够了!姚清梦!”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攥住了她,许仙脸色阴冷双眉紧蹙。

“她就是我的白娘子。我许仙对谁都薄情,只因为满腔的深情都要留给等我而我也在等的人。我现在已经等到了,我的选择,没有错误。”

姚清梦一下惊呆了,挣扎半天终于脱出发疼的手来,脸上明明是肆意的泪水却忽然大笑起来:“好啊,好啊,断桥相会,白蛇,你赢了!许仙,你保护的好啊!你以为我真的会甩下这一掌么哈哈——夏清风,你要记得,你们欠了我,我恨你们了!永远恨!”

她就那样愤怒而决然的离开了,盛夏的晚风撩起她水绿水绿的裙角,但满室的音乐嘈杂顷刻淹没了方才汹涌的愤怒和争吵。

“清风,我是真的喜欢你。娘子,请让我做你的……许仙。”

原来他知道的,她已等了他,千年。多少的幽怨寂寞多少的清愁孤寂,都只为了今生的相见……

夏清风,你终于等到了他。

“你果真是我的许仙么……”夏清风轻轻抚着他受伤的脸,目光迷离而忧伤。

耳边传来幽幽的歌声:雨飘渺,纸伞半掩。

遇佳人,从此缠绵。

无奈相思牵绊,前世今生心结不成圆。

断桥边,清荷已眠。

千年寂寞抵不过今生你回眸一笑的欢颜……

桥断,路还是要留下的。

否则,下一个轮回里,我又有什么可以去等待去期盼……

这一年,季节仿佛有些混乱,刚过了寒冬,夏天便迫不及待的到来。

骄阳灿烂风清爽,夏清风居住的海滨小城自然吸引了不少的游客。四周游客如织密密麻麻犹如潮退后的枚枚贝壳。

只有她一人静静躺在柔软洁净的细沙上听着海浪浴着阳光,渐渐入睡。

耳边一切如梦似幻,渐渐遥远,只有一个声音忽然传来,清晰而真实:“你是妖精吗?我的娘子。许仙这厢有礼了……”

她烦躁地扯过身边的大白毛巾,盖在脸上,暗暗说道:梦醒了,梦醒了……

忽然有人揪她耳朵,尖声喊道:“清风——你的许仙来了!还不快醒醒!”

这夏日的风竟这样清凉……

昆明10吨叉车出租
钻深井
铝窗花
白酒设备公司
回收钢管厂家
自卸半挂车的价格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