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越换越好了啊文田上车后笑着说道

2020-01-24 06:43:32 来源: 临夏信息港

从飞机的舷窗鸟瞰家乡的山山水水,刘文田心潮澎湃。他一直惦记着回家乡看一看,却一推再推,一晃竟几年没回来了。如果有事需要出国,订张机票就走了,一年也不知道出国多少次了,难道回趟家乡会这么难吗?刘文田心里想着,自已对生意的过于专注,也许就是人生路上的一个错误。

在接机的人群中,刘文田的结义弟兄张翔那健硕的身影分外显眼。刘文田紧走过去,故友相见,难免一番亲热。张翔大小也是个董事长,但大哥回来,他必须亲自驾车来接。

“车子越换越好了啊?”文田上车后笑着说道。

“这几年生意不错,另外老婆的车子该换了,我就又买辆新的,把那辆车给老婆了。”

车子走在去往父母家的路上,刘文田不时向车窗外张望,路两旁的一草一木更是倍感亲切。去年春节的时候弟弟文山带着父母在他那住了十多天,今年春节父母都希望在老家过年,文田也按春节回家乡过年做了打算,但却因临时有事脱不开身,只能让媳妇和儿子回来与家人团聚了。所以,在见到亲人和家乡的老宅子之前他有些激动。

刘文田的家乡江山市,是我国北方的一座美丽小城。刘文田在这里出生长大,大学毕业以后到南方打拼,年近五旬的他早已事业有成。他在北京、广州、三亚等地都置办了房产,希望父母到大城市去居住。但无论他把父母接到哪里,父母住一段时间就会对他说不习惯,不如家乡好。最后父母下了结论:哪儿都不如家乡好,今后哪儿都不去了,就在家乡养老了。文田想想也对,家乡山清水秀空气好,确实是个宜居城市。另外,弟弟文山一直在家乡发展,父母有他们照料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刘文田的父母一直居住在市郊宝石河畔的老宅,坚持不肯搬到市区楼房。文山见父母没有“上楼”的意思,就将老宅进行了改造重建。一栋正房是两层楼,还有两栋厢房,整个院落约有五六亩地,用铁筋围的栅栏喷上天篮色的漆,院内果树、葡萄、鲜花、菜地一应俱全,再加上讲究的大门,在当地也是相当气派的一户人家。

张翔的汽车到门口的时候,保姆听到声音赶紧出来开门。张翔把汽车直接开进院内。

父母从屋里出来,见到儿子的高兴劲儿自不必说。文田的父亲不言语,母亲则说个不停,无非是怎么好像瘦了,又有白头发了之类的话。

父母的身后还有一人,风度翩翩、学者风范。此人叫关峰,刘文田的同学,也是他们哥仨中的老二。要说这关峰可不是一般人物,大学毕业后在某研究所工作,本来要立志当一名有作为的科学家,可是干几年后他觉得研究所在太寂寞了,不适合他的性格,就出来混了。结果还真混出不少名堂来,现在是有名的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心理学家、管理学家,并在哲学、逻辑学等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关峰的老家也是江山市,不过他的父母已经随他迁到北京。他是昨天到的,这次来就是应刘文田之约,一是回家乡看看,再就是哥三个聚聚。

大家进屋,文山和她媳妇忙着沏茶、拿烟、上水果等。大家刚到一起则有说不完的话。说来说去,说到昨天关峰来的时候拿的十万块钱。原来,关峰来的时候拿了一捆现钞,说是孝敬他们二老的。现在文田回来了,就又提起这个话题。

老太太说:“大峰啊,你干妈不缺钱花,给我多了也没处花,走时必须把钱拿回去。”

关峰说:“你不缺钱?现在从兜里往出拿,我看你能拿出多少来?如果你能拿出一千块来,算我输,这钱我就拿回去。”

老妈也是个爱说爱笑的开朗性格:“好,咱俩赌一下。”于是开始翻兜,又翻老伴的兜,结果两个人加一起还不够一千块钱。但老太太却不服输,说:“你老妈的钱都在银行呢,花不了的花!”

刘文田说:“大峰啊,你给他们拿钱也没用,老辈儿人舍不得花钱已经成了一辈子的习惯,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还是什么都舍不得买。”

关峰说:“你给二老钱的时候都是直接打卡里对吧?”

刘文田点头。

关峰继续说:“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回我给他们拿现钞。”说着对文山说:“文山,你在父母身边,你把咱爹妈的所有银行存折、卡和身份证都保管起来,不许她们上银行存钱去。就把钱放家里,一是花着方便,二是他们怕丢,没办法,她就得往出花了。”

“妈的,这孩子,谁家放十万元零花钱呀,这可不行。这晚上我也睡不着觉啊。”

“咱家就这样儿。文山,就按我说的办。”

文山答应着,也笑了。

老太太嘱咐道:“你们哥几个事业干得都不错,我知道你们有钱。不过我俩个老了,又有这么好的房子和地,吃的用的文山和张翔三天两头的往这儿送,我也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你的心意我都领,不过还是想和你们唠叨几句。有钱也别乱花,一定要多做有德行的事……”

文田接过话来:“妈,我们这次回来就是想给家乡做些好事。前段时间我们在香港有个活动,我遇到了咱们江山的市长。我跟他说,想捐些钱把宝石河这一带打造成休闲、度假、旅游、养老基地。他说市政府也有此意,所以非常支持这件事。这次回来,既是看老妈老爸,也是想把这事办了。”

老太太一听高兴了:“对!咱住这地方,最适合养老了。干这事妈支持,花多少钱妈都不心疼。”

说话间,酒菜已经备齐,一大家子人欢聚一堂。今天的菜没让保姆做,是张翔特意带了一位厨师来做的。这大哥、二哥几年没回来,俨然成了这里的贵宾。

刘文田、关峰、张翔都是江山人,上大学时又是同学,关系好的不得了。文田的妈妈性格开朗爱说爱笑,哥仨都喜欢老太太这性格,况且这里地方大,所以都喜欢来这玩。时间长了,关峰、张翔就认老太太干妈,老太太也喜欢这俩个孩子,就叫他俩儿子,这哥仨也就像过去的结义弟兄一样了。一次他们聚到这里喝酒,那时院子里的桃树、杏树花开的正盛,巧的是他们仨的姓正好又是刘、关、张,所以就半真半假地号称“桃园三结义”。哥仨这感情也确实是没的说,所以,互相对对方的父母也都敬爱有加,孝敬一些钱财或一些贵重的东西也是经常的事,所以刘文田没再表态,要不要关峰孝敬的钱,全凭爹妈自己做主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又说起宝石河畔的建设。原来刘文田和老二关峰早有此意。

文田说:“我想先投两三千万,找个合适的地方建个公益性养老院。”

关峰说:“我和翔子也不能袖手旁观。不过,要想把这一带建设成休闲、度假、旅游、养老胜地,光靠我们三个的力量还不够。我建议咱们倡导募捐活动,让江山的企业家都参与进来。”

文田说:“嗯,这个想法对。我们出一部分,大家捐一部分,政府再拿一部分,这事就成了。”

文山接过话茬:“我劝你们别太乐观。这宝石河畔的很多土地使用权都落在了韩家人的手里。去年政府要干这事,据说韩家要五千万的动迁费。你们不用干别的,要是能把韩家人弄走,这里天然就是娱乐、养老的胜地。”

老太太一听叹了气:“唉。这韩家人,德行太差,当地一害呀。”

刘文田和关峰离开家乡已经二十多年了,并不知道韩家的事。文山就把最近几年的一些事儿向哥俩个述说一遍。原来,这韩家一共哥三个,算是当地一霸。不知什么时候,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他们把宝石河畔最好地点的土地使用权弄到了手,并以此垄断了宝石河畔的旅游市场。由于刘家老宅的地点也非常好,他们一度曾想把刘家挤出去,后来看刘家的势力也不一般,才不得不罢手。因此一提韩家人,老太太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韩家人欺行霸市,无恶不作,弄得广大市民不得不避开他们到别处去玩。韩家哥仨见生意不好,哪里好便到哪里滋事,民愤很大。去年市政府想要动迁他家的房产和地产,他们却漫天要价,成了钉子户。

文田没想到自己想做些好事,刚起个头还没干呢,困难先来了,一下兴致大减。

张翔见大哥有些扫兴,忙打圆场道:“来来,先喝酒,今儿是亲人相聚的高兴日子,先不说那些影响情绪的话题。”

话题转到别处,渐渐的喜庆气氛才恢复过来。

两位老人和其他一些人,陪了一阵子相继下了桌,最后只剩下这哥仨。等他们喝完酒,两位老人早已睡下。保姆收拾了桌,他们又在客厅里唠了许久才各自睡去。

文田和关峰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老高了。两个人洗漱完毕来到院子里享受家乡的新鲜空气,这对两个人来说可是难得的。此时,张翔正在给果树喷农药,二人向他走去。

远看张翔背着喷桶喷药的一举一动,和一个真正的果农并无两样。实际张翔是一家农药公司的老总,拥有一个农药厂和几个农药批发、零售商店,产品销往全国各地,效益不错。刘家的院子占地六亩来地,按说也不算大,但全靠人工来干,活也不少。而且各类果树、葡萄、蔬菜、鲜花等,几乎应有尽有,侍弄起来既要有技术,又需要不少的人工。好在张翔、文山在二老身边。他们时不时的带一帮朋友来,先把该干的活干了,然后就是吃喝玩乐。老太太喜欢热闹,也乐得让他们来。二老已是古稀的年纪,身体仍然硬朗得很,但有张翔和文山在,他们技术指导就行了,平时也并不挨多少累。

“张董事长亲自为果树喷农药,这果得多少钱一斤啊?”关峰逗着张翔说。

张翔见他们过来,放下喷桶:“这果可是无价之宝。别看这几棵树,一年下来果还真不少结,自己能吃几个呀,咱妈非让弄街里卖了。没办法,都送朋友吃了,回头告诉二老说卖了。”

“你别亲自干啊。”文田说道。

“这不是让二老高兴嘛,再说我就当锻炼了。”

“本来想吃些绿色食品呢,都让你这农药公司的老总给毁了。要想把环境建设好,得先把你们的农药厂关掉。”关峰怨起张翔来。

“二哥,你这学问虽然多,但这方面你真不懂。如果不喷农药,这果你一个都吃不到,全让虫子吃了。尤其是今年,虫子还特别多。”正说着,一个肉乎乎的虫子爬过来,张翔一脚上去碾了个稀烂。

关峰一闭眼睛:“老三,你也太残忍了!”

“没有我这‘残忍’的农药商,所有人都得挨饿;都像你这慈善心肠,这世界可就完了。”

文田有些担心地说:“你这农药得有残留吧?”

“要说一点没有也不现实。没办法,消灭敌人的同时,自己怎么也得付出些代价。”张翔无奈地说道。

“老二,”文田转过头:“你说能不能有一个好办法,既消灭害虫,又不危害人类呢?”

“我倒觉得,应该有不用农药的办法,只是,现在还没找到这个办法。”

“二哥,你当过科学家,你得抓紧给兄弟研究个办法出来。现在这害虫对农药产生免疫了,如果再没有新办法,我这老总真就得破产了。”

“对付害虫是你的事,我的观点是所有生灵平等相待、互不伤害。还让我给你想办法,净想美事。”关峰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哥仨正聊着,保姆过来请他们进屋吃早餐,别人早就吃过了,就剩这哥仨了。老太太过来关心地问,昨晚睡的怎么样。昨天酒没少喝,睡的也晚,但亲人和故友相见的兴奋感早已冲淡了疲惫。张翔问文田今天的行程安排,文田说今天没安排什么事,只想到附近转转,一是故地重游,享受一下家乡美丽景色,二是他的心愿也得盘算一下。

春夏之交的北方,天气是最为宜人的。哥仨沿宝石河畔漫步而行。

宝石河发源于长白山,江山市则坐落在宝石河畔,长白山的余脉。宝石河水量并不大,水深到人的膝盖位置。由于从江山市再往上游去便进入了长白山保护区,所以河水没有半点污染,清澈中微微泛蓝,让人痴迷至极,很多游客虽然穿着光鲜的外衣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淌进水里去玩耍。河的西岸是山,东岸是冲积平原,再往东不远处便是江山市了。河水蜿蜒曲折,有时隐没在山林中,有时又露出头来,就像一个害羞的少女在躲避着陌生的人们。

哥仨一边走一边回忆着童年时在河里玩耍的各种趣事。那个时候生活条件比较艰苦,只有小孩子整天无忧无虑,大人们都在为生活奔波,并没有多少人有心情和时间欣赏和享受这美景。现在则不同了,人们的生活条件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到周末,来这里玩的人络绎不绝。而这里,基本还处于原始状态。这也正是刘文田想把这里打造成旅游、度假、休闲、养老之地的原因,这样既能保护这里的生态环境,又能造福当地人民。

由于这里的环境基本没被破坏,因此,刘文田感到自己的想法应该是很容易实施的。美中不足的是,这里新建了很多的为游客服务的临时性设施,这些设施既不美观也不安全。刘文田一问才知,这些设施正是韩家的。在这往东不远处有一处大院落,正是韩家。

张翔又提起昨天说过的话题,说这韩家是个钉子户,你的想法要实施,最大难点就在这里。这韩家一共有哥仨,在当地无恶不作。

远处,市政部门一个大的宣传板: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美丽中国。

“建设美丽中国,仅生态环境好还不行啊!”关峰有些感慨。

“政府连这点事都处理不了吗?”文田问道。

共 1 94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讲述了一个关于家乡环境建设的事故。刘文田、关峰、张翔都是江山人,上大学时又是同学,关系好的不得了。三个人大学毕业后事业有成,都想为家乡江山市做一些公益事情,大家在一起商议决定,要把宝石河畔这一带建设成休闲、度假、旅游、养老胜地。但是,这宝石河畔的很多土地使用权都落在了韩家人的手里。去年政府要干这事,据说韩家要五千万的动迁费。要是能把韩家人弄走,这里天然就是娱乐、养老的胜地。于是大家又一番议论,有的主张聘请杀手将韩家三兄弟干掉算了。但违法的事不能做!最后关峰策划了一个活动叫“十全十美家族评选活动”,奖金一千万,引诱韩家老三媳妇史珍香参与了评选活动,奖金还没到手,韩史两家就为分这一千万大打出手,还出了人命案,韩家万不得已,为了救人、为了打官司,已经把宅院和他们拥有的土地使用权低价处理了。现在关峰是这个宅院和地权的主人。因此,他们打造家乡江山的愿望就没有了任何障碍。全篇文字精炼,构思精妙,结构严谨,故事曲折,邪不压正,富有正能量!力推佳作!【:梦锁孤音】

1楼文友: 12:28:27 全篇文字精炼,构思精妙,结构严谨,故事曲折,邪不压正,富有正能量!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回复1楼文友: 14:21: 2 多谢孤音老师好评,下次继续努力!

安丘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治牛皮癣需要多少钱
长春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锦州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大庆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