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二人策划抢劫意见不同起争执弟弟被杀抛

2019-05-22 09:30:47 来源: 临夏信息港

兄弟二人策划抢劫意见不同起争执 弟弟被杀抛尸

他采取绳索勒颈、注射一种兽用麻醉药的手段终止了胞弟30岁的生命后,将其拉至村北500米外,抛入一处废弃深井。

这种手段办案民警都感到骇人听闻。

然而,直到任云鹏被捕,这名村民眼中的好青年,为何成为3条命案的主要参与者,一些村民始终想不通。

村里

枯井捞出三尸体嫌疑人竟是彵

种植苹果改善了洛川县石头镇寨头村四组村民的生活,该组共43户、200余名村民,村民说,村里只有个别几户的年收入低于10万元。任云鹏,是比较有学历的后生,毕业后选择回到村里,试图通过种植苹果改变命运。

1月22日,寨头村四组的宁静被来往的车人打破。

66岁的冯夏娃(音)回忆,当天村里来了好些人,警察、消防、镇里的领导,还有村民,上千人、几十辆车围在村北一处枯井旁,警戒线封住村民无法靠近,“热闹得像赶集……”

这口井已荒废20余年。

上了年纪的村民记得,那是原先取水的井,后来,村民向南搬迁,逐渐用上了自来水,而这口井也就荒了。

村民告诉冯夏娃,井里发现了死人,还不止一个。

参与挖井的人回忆,这口井直径约1.4米,井内散发恶臭,消防员用绳索测试井深约有80米,按照3米房高计算,有26层楼那么深,没人敢下去。

村民找来鼓风机朝井里通风一个多小时,还找来活鸡连续两次放入井下测试含氧量,发现一切正常,才下井打捞。

白水警方介绍,捞上来三具尸体,两男一女,系“12·31”抢劫杀人案的受害者。冯夏娃说,打死她也想不到,主要嫌疑人是自己的邻居——任云鹏。

白水警方透露,1月4日,白水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接到村民报警称:白水县三马路“河北干菜店”的申某、李某夫妇于2012年12月31日晚7时许,驾面包车给客户送干菜外出,直到今天下落不明,一直关机。

直到次日,亲属发现,干菜店的卷闸门虚掩,店内所有现金不见了,民警开始怀疑,可能涉嫌侵财案件。

白水警方查找失踪人员和车辆,发现该夫妇于2012年12月31日晚8时许,在洛川县石头镇一带关机。

当晚11时38分,该车又在史家坪卡口的监控中出现,此时的驾驶员为一陌生男子,侦查又在通往蒲城县城的多个卡口发现该车和这名陌生男子,直至今年1月8日,警方在蒲城县紫荆北路一小巷内发现该车。

专案组对陌生驾驶员调查后,初步确定37岁的任云鹏和30岁的任云龙有重大嫌疑。

家里

大儿子被抓小儿子失去踪迹

一排土窑洞尽头的一个小院外贴着醒目的红瓷片。那是任云鹏的父母家。俩儿子都成家了,有两个孙子一个孙女,作为退休教师,又有近7亩果园,任家的生活水平在村里算中上等。即使任云鹏婚后分家,3亩果园也不会让他过得不如人,更何况,村民说,任云鹏还是个肯吃苦的好青年。

白水警方透露,年关将近,两兄弟为筹集过年费用,萌发抢财恶念。

去年12月17日两人抵达白水县城,物色对象。精心谋划后,12月31日,任云鹏和任云龙再次来到白水县三马路“河北干菜店”,以家中有喜事需要20桌饭的配套干菜为由,诱骗店主夫妇二人驾车将价值4720余元货物送至寨头村四组任云鹏家中,采取绳索勒颈、捆绑双手、注射麻醉药的手段将人控制,车上的干菜藏匿于任云鹏家中水窖内。

随后,任云龙驾驶该面包车返回白水县城,在“河北干菜店”内劫取现金480元,今年1月1日凌晨4时许,任云鹏和任云龙将该夫妇二人杀害,尸体抛于村北那口枯井。

1月18日上午,白水县公安局多路布控、设卡查堵、随车追缉,在西安至延安的火车上将嫌疑人任云鹏抓获。但一些村民认为,杀人抢劫的事不应该是他做的,更可能是任云龙,因为此人有作案前科,平时又好赌。

任云鹏归案后,其父母及任云龙的妻子均收到了任云龙的发来的一条短信,称自己要外出打工,可能时间会很长。

对任云鹏审讯中,其拒不供述详细抛尸地点,还持有其弟的身份证和,且一个人买了两张火车票,警方怀疑,任云鹏存在杀死其弟的重大嫌疑。在警方审讯的压力下,任云鹏交代,自己亲手杀死了胞弟。

白水警方告诉《华商报》,任云鹏交代,与其弟任云龙作案后,因劫取财物太少,仍难以应对过年费用,又于2013年1月9日晚,策划再次作案,抢劫黄龙县某乡政府会计,因双方意见相左,发生口角继而厮打,后任云鹏用绳索勒颈,注射麻醉药的同样手段,将其弟任云龙杀死,并于次日凌晨5时许,抛尸于村北那口枯井。

案件

弟嗜赌欠高利贷就想帮他一下

如果要说任云鹏的不好,村民说,无非他婚后总打媳妇,媳妇一气之下,撇下孩子,离开了家。但很多村民仍认为他是个好青年,“谁家需要帮个忙,他都应下,给别人帮忙跟给自己干是一个样,从不含糊……”“也没见跟谁红过脸、吵过架,对村里的老人蛮有礼貌……”

为何任云鹏要杀死亲弟弟?

由于任云龙已死,无法佐证当晚矛盾冲突点在那。“可能他担心自己手里有命案,把弟弟杀了,可以灭口……”民警猜测。

任云鹏给出的答案是,自从杀死干菜店两夫妇后,任云龙像变了一个人。“他赌博输钱了,欠高利贷了,我就想帮他一下……我感觉这是我弟给我挖了个套子……”任云鹏说,以前跟胞弟关系很好,当时“帮”胞弟抢劫,是“亲情驱使,我一直都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就想帮他一下……”

村里人觉得,这个家一直以来主要还是靠任云鹏。相比之下,多年来,任云龙经常外出,很少管家,再加之,有赌博恶习,没事就跑到西安电玩城去玩赌博机,“输钱就是十几万,还欠了高利贷,这样的赌法,谁受得了……”民警说。

亲属们也知道任云龙爱赌。几年前,听说,附近一县城发生一宗命案,家里人还以为任云龙死在了外面,没想到,几年后又回家了。

几年前,任云龙犯案也与赌博有关。村民、参与救援的人猜测,村北的那口枯井太深、打捞困难等原因,那口井下的尸体不止三具。

办案民警也表示,嫌疑人刚归案,刚进入审讯阶段,是否背后还有他案,尚无定论。

1月24日,在任云鹏父母家,任云龙的妻子带着泪水被娘家人接走。亲戚们说,任云鹏父母因受不了打击,卧病在床,两个3岁的孙子和一个孙女日后的生活谁去照料,无人知晓。

在村里人眼中,这个家可能会从此败落。

常年办刑侦案子的一名民警告诉《华商报》,因为苹果、矿产等生意富起来的村民逐渐开始去西安“过更好的生活”,近几年办案中,因推牌九、赌博机等诱因走上犯罪的人不在少数,而任云鹏兄弟俩的案子看上去可能很典型,但以后,类似的案件一定还会继续上演。

本报贾晨贾凡

手记

在很多人的意识里,都认为赌博仅仅是个人的事,当赌博的危害逐渐渗透到这个家庭的时候,这种危害已经成几何倍放大。面对这起案子,采访中,一些村民还认为,城里的日子远比农村更为“花花”,但个别富起来的农民开始过上好日子的时候,如果忘记当初的苦,把城里的日子“过乱了”、“开始瞎折腾了”,还真不如继续呆在农村,至少人没丢了魂。

(原标题:村民眼中的好青年咋成命案疑犯)

(:SN010)

执政治国组织制度基础趋于完备 70载党组制度首立“规矩”
明星都带啥表:章子怡妮可基德曼腕表
龙蟠润滑油石俊峰董事长走访调研河北市场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