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琼浆

2019-09-14 08:40:00 来源: 临夏信息港


皖山之西的大别山腹部,一个美丽的地方,山连着云,云连着天,常年云蒸霞蔚,气候宜人,秀色可餐。崇山峻岭中溢出的涓涓细流,在山脚汇成一条河——天仙河,如玉带般蜿蜒曲折,流经天堂畈,飘向天堂湖。人入其中,如腾云驾雾,半人半仙,故名腾云。
腾云是山中小畈,四周高山密林。天仙河依山脚、擦畈边蜿蜒远去,把畈和山分为东、西两边。
西边,是绿油油的稻畈。绿波随风翻舞,逶迤而去,在目力所及的地方与远山相连,一浪浪遁入林深处,和着深山老林唱着雄浑而不老的山歌。老农挥着鞭子,赶着牛在田间吆喝着,壮男少妇间或其中,或拔草,或施肥……一派生机勃勃、繁荣昌盛的田园景象。
东边,是另一番山景。山峦叠嶂,岩石幽谷,各种颜色、各种芬芳的树木杂处一堂,茁壮生长;它们高耸入云,与天相接。野葡萄、喇叭花、金藤花在树下交错,在枝上攀缘,一直爬到树梢。它们从苦楝树延伸到鹅掌楸,从鹅掌楸访问到山茶树,藤蔓枝条缠错,形成一个个洞穴,一个个拱顶,一个个柱廊。而且藤蔓在树间常常迷失方向,一些攀上石岩,在岩上绘出五彩斑斓的壁画;一些越过小溪,在溪流之上搭起花桥。黑松鼠在树梢跳来跳去,你追我赶;山喜鹊在密林深处唱着赞歌,此起彼伏;麻雀更是叽叽喳喳,闹个不停;啄木鸟忙得不亦乐乎,“咚咚”地为树木疗病;蜂鸟也四处叫着,找着可口的花蜜;连蛇也爬上高高的树枝,把自己倒挂在枝丫上,诱捕着鸟儿……
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神奇的地方。古朴与祥和滋养着这方水土和这方人。
很久以前,就在这个地方,住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的父母早已过世,她和外婆相依为命。靠外婆的一手绝妙手艺——制造酒曲维持生计。酒曲,是酿酒的发酵品、必需品,酒曲的好坏直接决定酒的品质优劣。外婆的酒曲百里之外都很有名,方圆百里的酒坊都在外婆这里购买酒曲,制出的酒也真的香醇绵长。
外婆常在小女孩耳边说,自己会老的,总有一天是要走的,她要小女孩学习制造酒曲的技术;不仅仅是要留下这个世代相传的制造秘技,更为关键的是为了生存。于是,小女孩起早摸黑,跟着外婆学,用眼观察,用心揣摩,用手实践。
离小女孩住处十余里的一个叫天堂畈的地方,有个老酒坊。酒坊是的,一个老爷爷带着他的孙子——小男孩经营着。酒坊的生意世代红火,到了爷爷手上,更是兴隆。爷爷酿出的酒总是供不应求,逢年过节,提壶拿罐来打酒的人,要排队等上几个时辰。爷爷很公道,不论是亲戚还是朋友,也不论是常客还是稀客,谁先来,谁先灌酒走人。这个时候,小男孩也是忙的,小心翼翼地接过客人手中的壶壶罐罐,递给爷爷灌酒,再送回客人。
小男孩尚不谙世事,见许多人拿着银子换回一壶半罐的酒水,就常常问爷爷:“爷爷,爷爷,这个真的好喝吗?”这个时候,爷爷总是笑着说:“嗨,酒好喝、好喝,喝了能做神仙。你就跟着爷爷学酿酒吧。到了一定时候,你也是神仙了。”
小男孩,似懂非懂。但他记起来此打酒的客人说过的“饭前一碗酒,快活似神仙”的话,就觉得爷爷这话有道理,就记住了,想着自己酿酒能当神仙,特兴奋、特快乐。就从这个时候,他下定决心,跟着爷爷后面学酿酒。
小男孩成了爷爷的跟屁虫,白天在酒坊内外忙乎着,夜晚跟着私塾的王先生习字学文。不论是念书还是酿酒,小男孩很上心在意的。


小女孩十二岁了,跟着外婆学习酒曲制作已经五年了。女孩心灵手巧,悟性特高。外婆说的制造酒曲技术,她听了一遍就知晓了,记住了。外婆觉得小女孩可以进一步学习新的东西了,就带着女孩采购原料。教给小女孩采购酿曲原料的一些常识。
十余里之外的小男孩在爷爷后面跑着,颠着,学着,潜心酿酒。
茅草盖就的酒坊,在青山绿树的掩映下,分外显眼。屋顶的烟鬃,总是日夜不停地冒着袅袅的炊烟。小男孩的工作就是在灶口塞着柴火。
那是爷爷叫他做的件关于酿酒的事情。他很不甘心,塞点柴火,也要技术?但他不好发作。想想能做神仙,也就认真的把好每一炉火。


爷爷的酒坊,每半个月到小女孩外婆的店里买一次酒曲。不说特别规律,相差也就一两天。一个太阳还没起山的清晨,爷爷就喊醒了小男孩。小男孩不情愿的揉揉惺忪睡眼,心里嘀咕:这么早,干嘛呀?
爷爷未作任何说明,就叫小男孩跟着他的屁股后面出了门。小男孩埋着头,也不和爷爷说话,小跑慢撵的才跟上爷爷的脚步。
翻过几座山坳,越过几座石桥,沿着玉带般的天仙河而上,再走过腾云畈,爬上一个叫黄沙岭的半山腰,就进入了浓雾缭绕的世界。小男孩跟在爷爷后面手舞足蹈,飘飘欲仙。刚翻过一个小山岙,篱笆扎就的两间草屋,就呈现眼前。屋后是茂密的松树,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直扯进云端深处;松涛声声,鸟鸣花香,小男孩惊喜极了。屋前是一溜果树,有梨树、桃树、杏树等等,各色花事正浓。几只喜鹊和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果树间唱着欢迎的歌儿。小男孩兴奋极了,脸上露出了笑容,对着喜鹊作着鬼脸。
一条黄狗摇着粗大的尾巴,从草屋里跑了出来,围着爷爷转了几圈,用身子磨蹭着爷爷的双腿。爷爷伸出一只手,抚摸着黄狗的头,黄狗雀跃着,吐出红红的、长长的舌条,嗅着、舔着爷爷粗糙的大手。小男孩拉着爷爷另一只手,紧靠在爷爷的身边,有些胆怯。黄狗看着小男孩,嗅嗅这里,闻闻那里。
这时,从屋里跳出小女孩。两条齐至胸口的辫子,连同扎辫子的红头绳,一甩一甩,像两条灵动的彩带,晃着小男孩的眼。
小女孩笑容可掬,喊道:“爷爷,您来了。外婆就算准今天您要来的。”然后,对着小男孩,腼腆的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小男孩不知所措,用眼光扫了一下女孩,算是回礼了。
“小仙子,这就是我对你说起的峰,他比你大两岁,你要喊哥哥啊。我今天把他带来,熟悉一下路,以后,就由他来你家取酒曲了。”爷爷向两位孩子介绍着,“小峰,来见过仙子妹。她可是心灵手巧,聪明啊。你要多向妹妹学习。”
爷爷话音未落,身子就进了屋里。小男孩和小女孩也跟进了屋。
外婆笑着让座:“你这个死老头,终于把传人带来了。好,呵呵”小男孩声音怯怯的喊了一声:“奶奶好!”外婆爽快的答应着,把小男孩拉进自己的怀里,爱抚着:“真是好孩子!眉清目秀,好样的,好样的,呵呵。今后,你就和小仙子打交道了,曲好酒好就全看你俩的本事了。”
小女孩端来两碗茶,一一放在桌上,然后双手捧上一碗,毕恭毕敬地递给了爷爷,爷爷也双手接下:“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小女孩又端上另一碗,双手递给了小男孩。
小男孩也学着爷爷的样子,双手接着,只是心似乎有点慌,有三个手指碰到了小女孩那柔柔的手背,不知怎的,心里涌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身上麻麻的,酥酥的。小女孩的脸上也不自觉地升起一丝红晕,转身进了里屋。
爷爷和外婆一边拉着家常,一边谈着做酒的感受,或者说经验。小男孩眼光胡乱地扫视着屋内的一切,也时不时不自觉的瞟一眼里屋。
大约一顿饭的功夫,爷爷起身说走,外婆随意地问了一句:“是不是吃过早饭再回?小家伙还是次来呢。”爷爷说:“不打扰了,回去还要抓紧浸泡酒料呢。小家伙机会多,今后怕你赶都赶不走呢。”
外婆朝里屋喊了一声:“小仙子,快把昨天新做的酒曲拿给爷爷。”小女孩应声从里屋拿出一个老布包袱包着的酒曲,不很自然地快速地放到桌上,又立刻转身进去了。小男孩见到小女孩,本能地低下头,拔弄着自己的手指。爷爷和外婆相视一笑。
一路上,小男孩没和爷爷说话,满脑子都是小女孩那嫩嫩的、白白的小手,还有那柔柔的、滑滑的感觉。心里涌起一种羞涩感,更泛起一股甜蜜蜜的滋味。总之,浑身麻酥酥的,很舒服。小男孩还时不时瞅着爷爷不注意的空儿,把自己的手举到鼻子下闻一闻,感觉很香、很香,笑意一直荡漾在脸上。


小女孩坐在里屋的桌边,双手互搓着,心里很乱。她不知道怎么回事,脸上有种火烧的感觉,这可从未有过呀。她不知道今天是不是生病了,但身体又没有其他不适。
小女孩盯着自己的双手,觉得小男孩的手很有力。就那么轻轻一触,就有了暖的感受、疼的感觉。她想了好久,也没想通这是为何。以前,也有许多陌生的人碰到过自己的手,怎么从没这种感觉?
在以后的好几天,小女孩都在想着这个问题。她想,爷爷一般半月来一次,下次,小男孩还会来吗?她想着想着,以至于时常走神。
有一天,外婆突然对小女孩说:“孩子,你渐长渐大,应该知道造曲的秘密了。我随时随地告诉你一些吧。”
“哦,好的。”小女孩回过神来,认真听着。
“谷物因浸泡受潮后会发霉或发芽,发霉或发芽的谷物就是制造酒曲的发酵原料。”外婆极为认真,“发霉的谷物和发芽的谷物做出的酒曲,表面看是一样的,但行家里手会分得出不同的。用发霉的谷物做出的称为曲,用发芽的谷物做出的称为蘖。用曲或蘖做出的酒,口感和味道是有区别的。祖宗传下来的这两种制造酒曲的方法,让我们家族兴旺了几世几代。这个秘密,是我们的酒曲被酒坊喜爱的关键所在,更是家族外的人所不知道的。”
小女孩觉得很新奇,酒曲还有曲和蘖之别?这可是次听外婆说呢。
“当然,如何做好这两种酒曲,是大有讲究的。外婆会在今后实际制曲中一一教会你。”
这时,黄狗在外狂吠。黄狗认识的老客户它是不叫的,外婆知是慕名前来求购酒曲的新客户,急忙出门呵斥着黄狗,迎进新客户。
小女孩揣摩着外婆的话,似懂非懂。但,曲和蘖,这两个关乎酒曲的极为重要而新鲜的名词烙在小女孩的心上。


小男孩从小女孩家回来的当天,一直很兴奋,老是闻着自己的手,到夜里很晚都不洗手脸,都不睡觉。爷爷有些诧异:这孩子怎么了?自己的手怎么老是看来看去、闻来闻去?爷爷虽然猜到了小男孩的某些心事,但怎么也不会将少男少女两手相碰的事情联系起来,也许爷爷根本就没看见。
自那以后,小男孩沉默了许多,脾气也怪怪的。他问爷爷多的一句话就是:“哪天去外婆家拿酒曲?”每逢这时,爷爷总是笑呵呵地答:“还早着呢,你急什么?你帮爷爷抓紧酿酒就是了。”每每听到这话,小男孩就转过身去,不理爷爷。
小男孩板着手指头算着日子,时不时瞅着爷爷不在的时候爬到阁楼上,看看那个老布包袱里的酒曲还剩多少。
第十四天的中午,爷爷终于从阁楼上把空空如也的包袱拿下来,洗净晾干。小男孩嘴面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乐开了花,实际上他昨晚就很想把包袱连同剩下的十个酒曲一同拿下来呢,只是怕爷爷看破心里的秘密,才提起、放下,再提起、再放下,惹得自己一夜都没睡好。
天刚黑不久,小男孩和爷爷坐在青油灯下,早早吃着晚饭。爷爷边抽烟,边品酒,边说着酿酒杂事,算计着这次出酒量和收益,品评着头曲、尾曲的味感。但小男孩一句也没听进去,他想听到明天的安排。爷爷带不带他去小女孩家取酒曲,这才是他为关心的。然而,爷爷只顾抽烟喝酒,脸膛红红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里除了说着“酒好,好酒”之类的话,就是间或着哼上一句两句走调的黄梅戏。爷爷只言片字也没说起明天去不去小女孩家。小男孩着实着了急,几次话到嘴边想问问明天的安排,都被爷爷的话音打回去了。
小男孩不时地起身、坐下,也不时夹上一口菜送入嘴里,但菜的咸淡一点也没尝出来,还偶尔在屋子里转上几圈。他耐着性子,陪着爷爷。爷爷喝了一口酒,打个手势。小男孩知道爷爷要发话了,坐直了身子,屏住呼吸,望着爷爷。
“宝贝,我的乖孙子,你也知道爷爷老了,跑不动路了。今后,凡是跑路的事情都是你的。上次带你去奶奶家取酒曲,就是带你熟悉路的。你还记得路吗?”
小男孩忙不迭的答道:“记得的,记得的。爷爷。我怎会不记得呢?!”
“你一人去怕不怕?”
“不怕,不怕。就是那条黄狗,不知道咬人不?”
“好,有种!爷爷喜欢!黄狗不咬人的,即使它不熟悉你,老远就会叫的,一叫,奶奶或小仙子就会出来招呼的。”
小男孩心里美着,笑容灿烂。
“你天亮就去奶奶家拿酒曲吧,我在家泡好谷物,做好准备。”
“好的,爷爷。我一定取回酒曲,爷爷放心好了!那我吃饭了,睡早点,早睡早起。”
“好的,好好睡一觉。”爷爷看着小男孩三口两口扒完饭,洗好手脸跑进里屋,自言自语:“这个家伙,比爷爷年轻时还要刁。”


小女孩也扳着手指头,算着日子。想想小男孩的爷爷也该来了。她的心里还有一个愿望,但又不便说,只好在心里默念着:小男孩和爷爷一道来该多好。
这天早上,小女孩也睡不着,天麻麻亮就起来了。她首先去了酿曲房,观察一下昨晚下料尚在发酵的酒曲。她觉得温度稍高,就打开了一扇窗格,透透风,降点温;再伸进一只手,摸摸瓮子里酒料的湿度,就回身从水缸里舀了一瓢凉开水,洒了些微。做完这些,她就一边扫地、烧开水,一边出门张望着。反反复复好多次,神不守舍的样子,连她自己都暗自好笑。

共 21075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宛如一个美丽的传说,文字更似一坛天仙琼浆,细细品来,齿颊留香,醉人心扉。小说文笔细腻而清纯,把小女孩与小男孩从初相见到互生好感的一系列情窦初开时的心理活动,刻画得十分生动形象。同时,从小说中也可看出,作者对酿酒的一些常识,也是了如指掌,如数家珍。故事有滋有味,结局美满,令人读罢,一扫心中的愁郁。沉醉作者飘逸的美文,欣赏学习了。问候作者,期待精彩的延续。【实习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02118】
1 楼 文友: 2010-10-20 20:41:08 故事宛如一个美丽的传说,文字更似一坛天仙琼浆,细细品来,齿颊留香,醉人心扉。小说文笔细腻而清纯,把小女孩与小男孩从初相见到互生好感的一系列情窦初开时的心理活动,刻画得十分生动形象。同时,从小说中也可看出,作者对酿酒的一些常识,也是了如指掌,如数家珍。故事有滋有味,结局美满,令人读罢,一扫心中的愁郁。沉醉作者飘逸的美文,欣赏学习了。问候作者,期待精彩的延续。 联系QQ:1071086492
回复1 楼 文友: 2010-10-20 2 :0 :20 感谢编辑的录用,感谢鼓励!!!三岁小孩流鼻血
纸尿裤和拉拉裤哪个更舒服
便利妥护理垫价格贵吗
孩子上火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