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头一觉醒来90夺魂

2020-01-24 06:55:47 来源: 临夏信息港

大魔头一觉醒来 90 夺魂

“萧兄,刚才那人好像还不死心,说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后还要来找你的麻烦……”

有人附耳在萧羽生边上说。

萧羽生皱了皱眉,问道:“那小子什么来头?”

“打听清楚了,不过是禹王城一散修,无门无派。”

“一个无门无派的小子,才区区灵枢境修为,就敢挑衅我这个清微宗大弟子?”

萧羽生眉头皱得更深,“他定然有什么依仗。暂不动他,再打听清楚点儿。”

“若他真的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

“那就不过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足为惧。”

萧羽生冷哼一声,神色间满是漠然,“君子无隔夜之仇,我还等他三十年后?现在就送他归西,一了百了!”

说罢,他拂袖而去,没有再多看地上的林昊一眼。

这时候。

众人脚下猛然一震,地动山摇起来。愕然四顾,只见周围的场景像是被卷起来的画,在一点点地褪去,露出白色的石壁。

天穹上有巨石掉落,然后天就缺了一块,漏下一道道炽白的光柱。

有人正处在光柱笼罩之地,猝不及防下,竟是瞬间被吸了上去,消失在天穹上。

“这是怎么回事?”

“快离开这里,这一层空间怕是要塌了!”

“出口就在天穹之上,沿着光柱往上走,应该就是上一层了……”

“我们也走,不能让他们抢先一步!”

天穹破碎的裂缝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漏下的光柱也是越来越密集,犹如千百长枪交错纵横,把天地贯穿。

众多修士沿着光柱往上,身影没入天之缝中。

经过一刹那的黑暗后,眼前忽又出现大片光明。

这是一个奇异的空间,内部是宛如鸡蛋壳般的轮廓,墙壁和地面仿佛流动着水银,透出金属般冷冽的质感。

一扇极高的断龙石门横亘在中央,把“蛋壳”一分两半,上面刻印着阵纹线条,不时闪烁光芒。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它吸引住。

“好玄奥的阵法……如此奇思,真是让人惊叹!”

早先许多人一步进入的阎修,已把这阵纹研究了一遍,“可是,为何是不完整的?还有另一半呢?”

“另一半定然在石壁的另一边!”

“莫非,这一整块断龙石……就是浮空城的阵眼?!”

很快有人看出了些许端倪,眼神中露出喜色。

忽然,许多人目光一凝,注意到断龙石下的一道身影……

他似乎已来了很久,或许一直就在。

黑衣白发的剑客盘膝而坐,血红色的剑随意搁在一边,整个人如同融入天地,竟是连神识也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是那个人!”

许多人心中暗叫,都是认出了他。

然后便是皱起眉头,这人也不知来了多久,这里本来或许存在的宝物,是不是已被其收入囊中?

南冥闭着双眼,犹如入定般一动不动。

在别人看来,这就是高人的气度,从容不迫,沉着淡然,让人一看就心生敬畏,不敢轻易冒犯……

其实他只是睡着了。

阎修迈步走向那布满阵纹的断龙石,路过南冥身侧时,脚步微顿,冷哼一声,才继续前行。

他站在断龙石前,抬头仰望,心神急转。

却是在推衍这阵纹的奥秘。

然而不过片刻,他的脸色越来越青,眉头紧皱,额上汗如雨下……

“太复杂了。”

纵然他是天工坊的师匠,炼器与阵法双绝的大师,想要一时半刻看透这阵纹,还是有点力不从心。

想了想,他把手掌覆在断龙石壁上,要试着把它翻转。

然后他就倒了下去。

无声无息,没有丝毫预兆,没有一点挣扎。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的手掌触及石壁的一瞬间,身体就像被抽去了骨头般,软软倒地。

天工坊的诸人急忙上前,将其扶起,一探心脉——竟是已经死了!

一位神通境巅峰的大修士,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丢了性命?

其他人见此情景,都是心中一凛。

再望向那断龙石时,脸色极其凝重,有恐惧之色。

谁也不敢再上去触碰。

但就在这时,诸修士中忽然又毫无征兆地倒下一人,也是忽然软倒,死状与那阎修一般无二!

“有人暗袭!!”

所有人一下子“哗”地散开,都是警惕地盯着周围,目光如针,想要找出是什么东西在捣鬼。

“啪!”

又有人倒下,这次是玲珑仙宫的一名女修。

在她旁边的紫莺看得清楚,她前一刻还在说话,下一刻眼睛就瞬间失去神采,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神魂被夺!”

紫莺瞳孔一缩,美眸骤然睁大,惊恐之色跃然其上。

此言一出,立刻有人反应过来。

刚才死去的阎修是神通境修士,死后神魂也没有出窍,却是不知所踪。

“难道,这诡异的地方竟是能吸取人的魂魄?那岂不是死后也入不了轮回!”

众人顿时面露骇然之色,纷纷心生退缩。

不入轮回,那就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连下一世的机会都不存在了。

“是那块石头,一定是那块石头在捣鬼!”

有人指着断龙石叫道,然后被人打断:“不是它,是那上面的阵法!那根本不是什么浮空阵,而是吸取人魂的邪阵!”

“砸了它!”

许多人纷纷祭出法器刀兵,鼓足气力向断龙石上攻去。

却见阵纹一亮,落在上面的攻击如泥牛入海,被全数吸收殆尽。

这一幕,似曾相识。

与方尖塔外的防御一模一样。

在这短短的片刻里,陆续又有人骤然暴毙,都是神魂被夺而亡。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

“到底如何是好?”

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盘膝而坐的南冥身上。

在他们想来,这位前辈既然能打通塔门闯进来,对付断龙石上的阵法,应该不在话下。

在他们紧张又希冀的目光中。

南冥睁开眼睛。

他醒了。

然后瞬间进入状态,长身而起,手掌一伸,血剑就颤鸣着飞入掌中。

他正要迈步,身边却忽然多了个人。

“小心些……”

南音轻声说道。

玉门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盱眙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权威治疗医院
遵义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最好
西宁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