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天价罚单背后难以打破的垄断

2019-08-15 19:48:33 来源: 临夏信息港

  被罚真是件糟心的事吗?

  2月1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指出,其对高通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依法作出处理,责令后者停止相关违法行为,并处201 年中国市场销售额8%的罚款,计60.88亿元。

  尽管此次的 天价罚单 刷新了中国反垄断调查案件罚款金额的纪录,然而,对于一家年收入高达248.7亿美元的公司来说,区区10亿美元的罚款可以说是 杯水车薪 。

  众所周知,高通是一个典型靠收取专利权许可费来盈利的公司,201 财年,高通收入高达248.7亿美元,其中78.8亿元来自于技术许可。与此同时,在其80亿美元的利润中,来自技术许可创造的利润占据了全部利润的七成左右。

  因此,业内人士更为关注的则是,这一处罚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撼动了高通原有的商业模式?又将如何影响国内厂商的利益格局?智谷公司的专利运营团队在接受采访时就提出了如下的反问:发改委严惩高通真会成为国内厂商的利好消息吗?

  值得注意的是,智谷的主要投资人包括小米,在智谷方面看来, 高通以前成功地把自己树立为CDMA生态系统的,本次因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而不得已提出了貌似妥协的解决方案,方案的细节有诸多不明之处。高通是否真正诚实地 自我认错 ,国内厂商能否因此带来实际利益,这些都还是一个问号。

  表面的妥协:65%的收费基数不一定优惠

  来自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的消息显示, 在反垄断调查过程中,高通公司能够配合调查,主动提出了一揽子整改措施。这些整改措施针对高通对某些无线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其中项就是对为在我国境内使用而销售的,按整机批发净售价的65%收取专利许可费。

  长期以来,高通饱受诟病的一个问题就是其专利费的收取方式,一般来说,专利费的收取应该都是以涉及专利部分作为计算比例的基数,但高通长期采用的模式却是 按照整机售价 来收取。

  举例来说,两款采用高通同一芯片的,其中一款因为采用了更大的屏幕或者提高了摄像头的像素,整体售价提高了,那么它给高通授权费也就相应提高。

  与此同时,据《IT时代周刊》报道, 任何厂商要做基于CDMA的系统与终端,都必须向高通购买技术。不仅如此,高通对加盟CDMA阵营的玩家创造性地设计了一整套延伸收费模式:向前延伸,终端厂商先得交一笔 入门费 (百万级别),才有资格买芯片去做产品;向后延伸,厂商销售做的终端产品,得按销售额(整机销售收入)缴纳 %~5%的提成费。

  在这种既有的商业模式之下,厂商即使购买的不是高通的芯片,而是使用了高通技术的其他厂商生产的芯片,比如联发科的芯片,那么厂商除了向联发科支付芯片购买费用之外,仍然需要向高通交纳零售价2%~5%的专利使用费。

  这一模式的结果,一方面让高通稳坐利润钓鱼台,另一方面也让薄利的厂商不堪重负,在功能创新与成本控制方面犹豫不决。

  事实上,承受这种 双重收费 桎梏的并不仅仅是厂商,对于通信运营商来说同样不可避免,比如中国移动由于不仅采购定制机,也要采购华为、中兴等设备商的设备,那就意味着,不得不间接付出两份专利费用。

  在业界看来,高通正是凭借这种 双重收费 的专利吸金模式,一直稳坐 G时代收入金字塔顶端,同时构筑其在4G领域的专利布局优势。

  表面上看,按照新的整改措施,按整机批发净售价的65%收取专利许可费,将国内厂商的许可费计算基数降低了 5%,似乎为厂商争取到了合理利益。

  然而,这一整改却并未撼动到高通既有的 按整机收费 商业模式。

私募投资
2008年大连会务战略投资企业
杭州D轮企业
本文标签: